Header Image
  1. 砵典乍街

嗰個時候,佢仲係蘇蝦

父母手抱住唯一嘅未來

對於出國流浪,或者

快將嚟到

認祖歸宗嘅日子

仲未有打算

 

蘇蝦伏係母親嘅背後

繡花揹帶就係佢嘅天地

一步一步

從威靈頓街走到雲咸街

一起一伏

從嬰孩走過童年

 

街坊同途人同親人同遊客嘅笑語

照暖,街上每塊冰冷嘅石板

燈籠下,係錯落嘅排檔

點亮好多好多

小家庭嘅生計

 

時代交替不斷嘅春雨秋風裡

陡斜嘅街上流走了好多

雨水,同人臉

剩返一段段時光嘅刮痕

 

急促嘅時代

半空嘅走廊急步滑行

歲月與人情

喺石級上

踱步

 

對於砵典乍街,好多人會叫作石板街,一塊塊石板組成緩緩上升嘅一段街巷。街上整年都有一串串嘅中式紅燈籠,彷彿係一個時光停留了嘅地方。

 

整齊如串珠嘅排檔,係好多個家庭呢數十年來嘅生計,也見證住好多人嘅成長。佢哋有啲已經有自己嘅事業,有啲已經離開咗香港。現在,幾乎只剩返老檔同老檔主們。

 

會來石板街嘅,除咗係返工路過嘅,更多係嚟香港觀光嘅遊客。夾雜甲級商業區之間,不遠處就係人來人往嘅半山扶手電梯,急速嘅步伐同石板街嘅緩慢成為強烈的對比。

 

歲月流過,縱使石板不變,但呢度嘅排擋、人情會否慢慢步遠呢?

 

  1. 都爹利街

 

行人都拖住疲倦嘅身軀

唯有夕陽,從雪廠街行上石階

地下嘅脈絡呢個時候吹起了號角

佢地嘅眼睛

就發亮起嚟

 

皇后已經遠去

每個夜晚嘅來臨

你們兄弟仍然睜開

年邁但堅定嘅眼睛

守望住呢個港口

 

黑暗裡

看住能照亮嘅地方越嚟越少

你哋,會唔會感到疲倦?

或者,喺呢一百年後,

仍然

為獨坐石階上

無語嘅失意人送上安慰?

 

就算盼望嘅曙光未到

你們仍然漆黑嘅路上

燃起你哋不屈嘅目光

 

都爹利街,最赫赫有名嘅莫過於嗰四支碩果僅存嘅媒氣燈柱。喺每個夕陽時份,先係佢哋點亮站崗嘅時候。喺呢百多年時間嘅洪流裡,究竟有多少個失意人曾經坐咗喺佢哋眼下嘅石階上,獨自失意,又有幾多人被佢哋嘅燈光所鼓勵?

 

四支燈柱一直係維港前見證住小漁港嘅變遷。維港因填海而同佢哋啲距離遠咗,同時亦代表咗香港回歸後,英殖時代已經結束。如果話佢哋只係照亮街道嘅路燈,我更願意相信佢哋係睇住呢度發生的一切,對一切不公義和不平的事,怒目而視嘅眼睛!

 

  1. 歌賦街

 

如果,聲音可以刻印門牌上

又如果,志氣可以寫落竹聯上

佢哋嘅氣慨

佢哋嘅熱誠同信念

都應該可以一齊留下來

話俾我哋知道,佢哋曾經嘅苦難

仲有迎難而上、捨棄自身未來

嗰種志向嘅偉大

 

或者,氣慨已彌漫在每一場雨裡

或者,熱誠同信念都浮游喺呢度嘅空氣裡面

我們可以冒住風雨

呼吸每一口真象嘅空氣

沒有歌賦嘅路口

歌頌我們堅信嘅一切

 

歌賦街只係音譯,同「詩詞歌賦」毫無關係,但就係香港第一份華文報《循環日報》嘅社址。更多人認識嘅,係國父孫中山先生同「 四大寇」友人楊耀記大談反清嘅事蹟。年輕人放棄自身利益而投身革命,可惜嘅係,嗰陣時嘅豪情壯語都無留下任何聲音。

 

如果你走進呢啲歷史建築裡頭,嗰種令人不期然肅然起敬嘅感覺。先烈嘅熱誠同信念、昔日傳媒人嘅風骨,其實仲繼續存在於尋常嘅雨水同空氣裡面,傳承咗俾我哋。

 

  1. 奧卑利街

 

斜路,行咗一段

係咪終點已無意義

眼前嘅月色     萬家嘅燈火

都照着同路人嘅影子

唔會俾你哋感到有絲毫嘅寒冷

 

請你   唔好失去勇氣

堅持高舉對自由嘅旗幟

逆風嘅斜路上

仍然無悔緊握

呢顆滿佈裂痕

卻仍然係你我最愛嘅明珠

 

請你同我     好好生存

因為人生嘅意義

唔在於生命有幾長

而在於可以發出幾大嘅光芒

 

奧卑利街,又叫長命斜,或者因為想比死囚長命,或者寄語留存性命至出獄而得名。曾經係域多利監獄必經之路,係好多囚犯獲釋或者家屬探監嘅地方。現在,位於該處俗稱大館嘅舊中區警署已經成為近年古蹟活化嘅藝術熱點。

同其他早期英人名稱命名嘅街道唔同,佢取自英國最古老嘅審判司法機關Old Bailey音譯,一個曾經係集執法、審判、服刑嘅地方。家屬為咗俾囚犯感到溫暖而不辭勞苦行上這條「長命斜」。囚犯對自由嘅追求,就好似你我都重視嘅手裡「明珠」一樣。

人生嘅長短,當然唔會好似斜路咁知終點邊。但咁又如何?人生嘅價值唔着眼於生命嘅長短,而係喺自己嘅生命裡面,能夠發出幾大嘅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