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支持廣東話寫作報道
廣東話圖書同港語學廣東話精品喺旺角椰子士多有售 地址 旺角信和中心M層M37號鋪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2:00PM-10:00PM

廣東話歇後語

一三五七九  :無雙(傷)
一竹篙攬一船人:不分好歹
一步登天   :大想頭
一拜深,二拜淺:過猶不及
一個酸梅兩個核:今時唔同往日
一個蘿蔔一個坑:冇多餘嘅
一家十五口  :七嘴八舌
一隻田螺淪鑊湯:冇味
一頭霧水   :不知宗
二奶仔(庶出):低人一等
二叔公食芋頭 :鬆又一個,鬆又一個(鬆,俗指溜走)
二叔公割禾  :望下橛
二叔婆挖心  :有分有數
二叔婆養豬  :好心機
二花面頸   :當場火爆
二馬同槽   :必然打鬥
三十一錢分兩份:十五十六
三元宮土地  :錫身
三斤孭二斤  :勉力而為
三國盡歸司馬懿:獨撈
三腳凳    :坐唔穩
三腳貓    :唔頂用/唔使得
四方木    :踢一踢,轆一轆
五十斤柴   :一樂(絡)也
六月賞雪   :白費心思
六月着皮袍  :稱家之所有
七姐反宮衣  :花樣隨時變
七個銅錢分兩份:唔三唔四
七婆蹶細妹  :八婆
八十歲太公遇文王:發得遲
八十歲亞婆食狗肝菜:無事搵事害
八月十五個月光:正大光明
八仙過海   :各顯神通
八面台口   :難於應付
十五個水桶  :七上八落
十月芥菜   :起心
十月蔗頭   :甜到尾
十字街頭貼告示:眾所周知
十個罌九個蓋 :蓋極唔齊
千里送鵝毛  :禮輕情意重
千尊菩薩一爐香:齊齊有請
大肚婆過獨木橋:挺而(兒)走險
大姑娘說媒  :難開口
天堂尿壺   :全神貫注
太公分豬肉  :人人有份
孔夫子放屁  :文氣冲天
孔明借箭   :滿載而歸
日本郵船   :遲早丸(完)
水瓜打狗   :唔見咁節
水兵對水手  :水鬥水
水浸缸瓦铺  :盆满钵满
火燒旗杆   :長炭(嘆)/有排嘆
火燒豬頭   :熟口熟面
火麒麟    :周身癮
牛皮燈籠   :點極都唔明
牛趙牡丹   :食而不知奇味
王七個細佬  :王八
冇耳茶煲   :淨係得把口
冇耳藤喼   :靠托
冇掩雞籠   :自出自入
冬前臘鴨   :隻瀨隻〔一隻Lun一隻〕
冬錢臘鴨   :得個睇字
市橋蠟燭   :假細芯
平洲奶媽   :賺個肚
瓦簷獅子   :叻到極
生虫拐杖   :靠唔住
生草藥    :罯得就罯(噏)
生蟲枴杖   :靠唔住
生曬蠔時   :越曬越縮
田雞過河   :各有各撐
白雲山一擔泥 :眼闊肚窄
白鱔上沙灘  :唔死一身潺
年卅晚謝灶  :好做唔做
年晚煎堆   :人有我有
成吉思汗打仔 :大汗疊細汗
豬八戒照鏡  :裹外都不是人
朱義盛    :無變〔假野〕
竹織鴨    :冇心肝/冇良心
老公潑扇   :淒(妻)涼
老虎頭上釘蝨乸:自尋死路
老虎戴念珠  :冒充善人
老婆擔遮   :陰公
老鼠拉龜   :冇町埋手
老舉埋年結  :算數
兵光棍佬教仔 :便宜莫貪
吞金滅宋   :買打斧頭
床下底劈柴  :撞板〔闖禍〕
床底破柴   :撞正大板
投石落屎坑  :激起公糞
沙頭角村長個女:李愛
灶君上天   :有個句講個句
灶君跌落鑊  :精(蒸)神
灶頭抹布   :鹹濕
秀才手巾   :包書
秀才遇著兵  :有理說不清
抌石落屎坑  :激起公憤
亞茂整餅   :冇個樣整個樣
亞超着褲   :焗住
亞蘭嫁亞瑞  :累鬥累
亞聾送殯   :唔聽你支死人笛…
和尚擔遮   :無法無天
周身刀    :冇張利
抬棺材甩褲  :失禮死人
放虎歸山   :後挽無窮
林黛玉葬花  :自嘆薄命
泥水佬開門口 :過得人,過得自己
泥菩薩過江  :自身難保
狗上瓦坑   :有條路走
狗仔坐轎   :不識抬舉
狗捉老鼠   :多管閑事
狐狸吵架   :一派胡言
盲頭烏蠅   :亂咁撞
空棺材出殯  :木中無人
肥佬著笠衫  :幾大就幾大
肥婆坐屎塔  :耷耷撼/盦盦冚
金手指    :篤人背脊
阿茂整餅   :冇嗰樣整嗰樣
阿崩叫狗   :越叫越走
阿崩養貓   :轉性
阿超著褲   :焗住黎
阿蘭嫁阿瑞  :大家累鬥累
非洲和尚   :乞人憎
南無佬跌落屎坑:冇曬符
城頭上跑馬  :一味兜圈
姜太公釣魚  :願者上吊
屎坑三姑   :易請難送
屎坑關刀   :文(聞)又唔得,武(舞)又唔得
屎忽窿生瘡  :冇眼睇
扁鼻佬戴眼镜 :冇得頂
毒蛇噴豬籠  :嘥氣
洗腳唔靺腳  :草唔到錢
玻璃眼鏡   :假精
皇帝女    :唔憂嫁(價)
韭菜命    :一長就割
風吹皇帝褲浪 :孤鳩寒
風吹雞蛋殼  :財散人安樂
飛蛾撲火   :自取滅亡
飛機火燭   :銷魂
飛機打交   :高竇(鬥)
倒掛臘鴨   :油嘴滑舌
海底石斑   :好瘀
海軍鬥水兵  :水鬥水
神仙放屁   :不同凡響
神仙過鐵橋  :包稳陣
神台桔    :陰乾
神台貓屎   :神憎鬼厭
紙紮下扒   :口輕輕
茶樓搬家   :另起爐灶
啞子吃黃蓮  :有苦自己知
問和尚借梳  :明知故問〔多餘〕
晨早放屁   :朝氣勃勃
細路哥剃頭  :就快就快
船頭尺    :度水
豉油辣椒醬  :你想点就点
豉油捞飯   :整色整水
陳年中草藥  :發爛渣
陸雲廷睇相  :唔衰摞黎衰
魚片粥    :啱啱熟
單眼佬睇老婆 :一眼睇曬
寒山寺個鐘  :遠近聞名(鳴)
寒天飲冷水  :冷暖在心頭
廁所點燈   :找屎(死)
棺材頂燒炮仗 :嚇死人
棺材舖拜神  :想人死
無掩雞籠   :自出自入
無線電視記者 :臨尾香〔林美香〕
畫蛇添足   :多此一舉
番鬼佬月餅  :悶極
結他無線   :無得彈
菠蘿雞    :靠黐
買板唔知訂  :自尋死路〔板:四塊半,訂:地方〕
開窗放空調  :嘥冷氣
黃皮樹了哥  :唔熟唔食
黃帝褲浪穿窿 :孤九寒
黑白天鹅   :日哦夜哦
黑白天鹅   :常娥
落雨擔遮   :死擋(黨)
跪地喂豬乸  :睇錢份上
隔夜油炸鬼  :冇火氣
雷公劈豆腐  :搵軟來蝦
電燈杉    :指天篤地
鼎湖上素   :好齋
壽星公吊頸  :嫌命長
寡母婆死蹶仔 :冇乜指(子)望
蒙古大汗   :忽必烈,屁股開花
蒙古王打仔  :大汗耷細汗
蒸生瓜    :腎腎地
鼻哥窿擔遮  :避無可避
劉姥姥入大觀園:眼花瞭亂/花多眼亂
劉備借荊州  :一借無回頭
幡桿燈籠   :照遠唔照近
撒路溪錢   :吸引死人
潮州二胡   :自己顧自己
潮州米舖   :順義成〔信二成,都嫌多〕
潮州音樂   :自己顧自己
賣布唔帶尺  :存心不良
賣魚佬沖涼  :冇曬聲氣
賣魚佬洗身  :冇曬聲氣
賣鯇魚尾   :搭嘴
賣鱼佬洗身  :冇腥氣
醉酒老數街燈 :不知幾盏
蕃薯跌落炭爐 :該煨
貓兒洗面   :係咁意
貓哭老鼠   :假慈悲
閻羅王出告示 :鬼話連篇
閻羅王嫁女  :鬼要/搵鬼要
閻罗王探病  :問你死未
頭上插扇子  :出風頭
濕水棉花   :冇得彈
濕水欖核   :兩頭瀄/周圍唧
醜婦終需見家翁:事事小心
韓信點兵   :多多益善
斷柄鋤頭   :冇摣拿
舊年通勝   :唔值錢
雞食放光蟲  :心知肚明
羅漢請觀音  :人多好做事
鹹蛋滾湯   :心都實曬
癩蛤蟆想食天鵝肉:痴心妄想
鐵木真打仔  :大汗耷细汗
鐵拐李踢波  :一脚踢
厨房階磚   :咸濕
牀下底破柴  :撞板
黄鳝上沙灘  :唔死一身潺

七個銅錢分兩份:唔三唔四

三元宮土地:錫身

亞聾送殯:唔聽你支死人笛

倒掛臘鴨:油嘴滑舌

冇耳茶煲:淨係得把口

冬錢臘鴨:得個睇字

十月芥菜:起曬心

十月蔗頭:甜到尾

喃嘸佬跌落糞坑:無曬符

週身刀:冇張利

和尚擔遮:無法(髮)無天

單眼佬睇老婆:一眼睇曬

城頭上跑馬:一味兜圈

壽星公吊頸:嫌命長

天堂尿壺:全神貫注

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

屎坑三姑:易請難送

屎坑關刀:聞(文)又唔聞(文)得,舞(武)又唔舞(武)得

屎忽窿生瘡:無眼睇

幡桿燈籠:照遠唔照近

平洲奶媽:賺個肚

年三十晚謝灶:好做唔做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床下底劈柴:撞板,即闖禍、出亂子

床底破柴:撞曬大板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憤(糞)

撒路溪錢:引死人

抬棺材甩褲:失禮死人

斷柄鋤頭:無揸拿

棺材鋪拜神:想人死

棺材頂燒炮杖:嚇死人

毒蛇噴豬籠:嘥氣

水瓜打狗:唔見咁一截

洗腳唔抹腳:亂甩

海軍鬥水兵:水鬥水

海底石斑:好瘀(魚)

潮州二胡:自己顧自己(gegegugege)

潮州音樂:自己顧自己

濕水棉花:無得彈

濕水欖核:兩頭唧

火燒旗杆:有排長炭(嘆)

火燒旗杆:長嘆(炭)

火燒豬頭:熟口熟面

火麒麟:周身癮

灶君上天:有個句講個句

灶君跌落鑊:精(蒸)神

灶頭抹布:鹹濕

無掩雞籠:自出自入

牛皮燈籠:點極唔明

狗上瓦桁:有條路

狗仔坐轎:不識抬舉

玻璃眼鏡:假晶(精)

瓦簷獅子:叻到滿

生蟲枴杖:靠唔住

田雞過河:各有各撐

番鬼佬月餅:悶極(moon cake)

白雲山一擔泥:眼闊肚窄

白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即死定了

神仙放屁:不同凡響

神台橘:陰乾

神台貓屎:神憎鬼厭

秀才手巾:包書(輸)

紙紮下巴:口輕輕

細佬哥剃頭:就快就快

結他無線:無得彈,即無可挑剔

羅漢請觀音:人多好擔當

老公撥扇:淒涼(妻涼),即可憐

老婆擔遮:陰公,即可憐

老舉埋年結:算數

肥佬著笠衫:幾大就幾大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

船頭尺:專度水(借錢)

蒙古大汗——

忽必烈:被打至屁股開花(忽=屁股;必=beat;烈=裂)

吞金滅宋(金=借喻買菜的錢;宋=餸=菜)

蒙古王打仔:大汗dup細汗,即大汗淋漓(蒙古王為大汗,蒙古王的兒子即為王位繼承人,故叫細汗(小汗);dup即打,亦有淋漓的意思。)

蒸生瓜:神神地

蕃薯跌落灶:該煨

貓兒洗面:係咁意(即敷衍求其)

賣布唔帶尺:存心不良(量)

賣魚佬沖涼/賣魚佬洗身:無厘聲(腥)氣

賣鯇魚尾:搭嘴

跪地餼豬乸(常誤作「跪地餵豬乸」,「豬乸」即母豬):睇錢份上

金手指:篤人背脊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阿崩即是裂唇之人士,在發粵音”狗”時,往往被誤認為”走”)

阿崩養貓:轉性

阿茂整餅:冇個樣整個樣

阿蘭嫁啊瑞:累鬥累

阿超著褲:焗住

陳年中草藥:發爛渣

陸榮廷睇相:唔衰攞嚟衰

隔夜油炸鬼:無火氣

隔年通勝:唔值錢

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

雷公劈豆腐:搵軟嘅來蝦

電燈杉:指天篤地

非洲和尚:乞人憎(黑人僧),即令人討厭

韭菜命:一長就割

風吹皇帝褲浪:孤寒

飛機打交:高鬥

飛機火燭:銷魂(燒雲)

魚片粥:啱啱熟

鹹蛋滾湯:心都實曬

黃皮樹了哥:唔熟唔食

鼎湖上素:好齋

鼻哥窿擔遮:鼻毛(避無)可避

廚房階磚:鹹濕

豉油撈飯:整色整水

一個酸梅兩個核:今時唔同往日
七姐反宮衣:花樣隨時變
二仔底:死跟。意指基礎差,實力弱,只能跟風,難以獨當一面。源自話事啤 (沙蟹) 玩法,二仔係最細,若底牌係二仔,難有機會贏,只好跟其他對手落注,靜待機會。
側側膊:唔多覺
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
兩公婆見鬼:唔係你就係我
冇掩雞籠:自出自入,比喻可以自由來去出入嘅地方
冇牙婆穿針:唔咬線;形容粵曲、粵劇嘅演唱者走音、唔食線,音準唔啱
冬前臘鴨:隻攋隻
出爐鐵:聽打/唔打唔得
切菜刀剃頭:牙煙;切茶刀咁大把,偏偏就攞嚟做剃頭呢啲咁精細嘅動作,所以有咁嘅比喻
剃刀門楣:出又刮入又刮;指商人做生意賺盡每分利益、剝削顧客
劉備借荊州:一借冇回頭
北角過啲:例遲 (麗池夜總會/麗池大廈)
十月芥菜:起心;指某人對異性產生愛意;或指春心初動嘅少女
半夜雞啼:唔知丑(醜)
半粒荔枝:把幾火,因為「一粒荔枝三把火」
反轉豬肚:就係屎。比喻兩個原本親密嘅人或團體,一反面就顯出醜陋嘅個性。豬肚指豬胃,外表洗得再乾淨,但一反面時就會見到裡頭好污糟。
和尚擔遮:無法無天
啞仔食雲吞:心中有數

啞仔食黃蓮:有苦自己知
單料銅煲:即係「一滾就熟」,意思指容易同人增進關係,加深了解
城樓跑馬:後半句係「一味兜圈」,指人講嘢唔直接,不停轉彎抹角
塘底凸:水乾至露頭,指某個人平時平日都唔會出現,只有去到山窮水盡,想借人錢嘅時候先至露面求救
墳場發電機:電死人,形容眼神挑逗迷人
壽星公吊頸:嫌命長,指刻意製造災難,或主動冒生命危險
大笪地賣粥:整定
大良阿斗官:二世祖
大轆藕抬色:應有盡有
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鄉村習俗,每有喜慶就會用公家錢準備燒豬酬神及拜太公,儀式後每位男丁都可以分得燒肉一份。意指分派禮物或獎勵方式唔係論功行賞,亦唔係抽獎,而係見人就派,永不落空。
太監讀神學:冇撚得救
太監騎馬:冇撚得頂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釣;指心甘情願咁順住對方意思去做
密底算盤:下一句係「冇漏罅」。即係話一文錢都唔放過,算到盡。
寡母婆死仔:冇指望;「指」、「子」(仔)同音
屎坑公賣草紙:問心。以前啲人去完廁所係唔係用廁紙而係用草紙,而呢啲草紙通常唔係免費,所以「屎坑公」,即係舊時嘅廁所清潔工,會響廁所門口疊草紙隔籬擺個箱等人入錢落去。草紙同錢箱都係無人看管,入唔入錢都全憑啲人嘅自覺,所以就引申到咁嘅意思。
屎坑關刀:「文又唔得,武又唔得」;「文」係「聞」嘅諧音(指屎坑太臭,聞唔落),而「武」係「舞」嘅諧音(指屎坑、屎氹太窄,舞唔到關刀)。
山草藥:噏得就噏
差佬開槍:中晒腳
幡杆燈籠:照遠唔照近;比喻淨係照顧關係疏遠嘅人事物,親近嘅就忽視咗。

床下底吹喇叭:低聲下氣
床下底破柴:撞板
床下底踢毽:大家都咁高
床板跳上蓆:相差無幾
廚房階磚:鹹濕
扁鼻佬戴眼鏡:「冇得頂」或者「你緊佢唔緊」
拜神唔見雞:稟神噉聲,即係嘮嘮叨叨、喋喋不休;亦有指唔見人。
搽脂粉吊頸:死要面
擔沙填海:白費工夫
新屎坑:三日香。形容一啲新出現嘅事件,會有一大班人蜂擁去嘗試;但係過咗一排,熱潮過後就冇人理
新澤西:食水深
木筲箕:滴水不漏,比喻好孤寒、一毛不拔嘅人
棺材頭燒炮仗:嚇死人
橋上倒涼茶:何苦(「何」係「河」嘅諧音)
死雞撐飯蓋:死頂;明知自己錯咗,但為咗面子都要死撐、唔認錯
殯儀館大減價:抵死;減完價會抵咗,而殯儀館提供嘅係死人服務
水溝油:溝唔埋,兩個人相處唔嚟,關係惡劣。
水瓜打狗:唔見一橛/噉橛
法國大餐:下半句係「多嚿魚」,粗口「多鳩餘」嘅諧音
泥水佬造門:過得自己過得人

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就好似用泥造嘅菩薩像,會喺過江嗰陣,因為遇到水而冧晒,保唔住原先個樣
深海石斑:好瘀(魚)。
潮州花燈:出雙入對
潮州音樂:後句為「自己顧自己」;源於潮州音樂中#鎖吶 嘅吹奏聲聽落好似用廣東話講「自己顧自己」
澳門朋友:麻鳩煩;來自英文直譯「Macao friend」讀音好似「麻鳩煩」
濕手巾:死扭。足球術語,形容足球員帶波時扭波過多,拖慢進攻速度。
濕水棉花:即係「冇得彈」
火麒麟:周身癮,取自「癮」同「火引」嘅「引」同音,用嚟形容人對咩事都有興趣
烏蠅摟馬尾:一拍兩散
燒壞瓦:唔入疊
牆頭草:兩邊擺。多數指一啲見風駛舵、唯利是圖嘅人,邊一邊形勢好,就幫果一邊。
牛皮燈籠:點極唔明;即係一個人蠢鈍、固執,不斷提點都唔明白問題所在
牛牡丹:「唔知花定草」或「唔知味道」;指人唔識貨,唔識欣賞靚嘢,白白浪費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玻璃眼鏡:假晶,「假精」嘅諧音,即係懶係聰明
生仔姑娘醉酒佬:口頭話唔制,到頭嚟又係制
生草藥:噏得就噏
生骨大頭菜:縱壞,「縱」同「種」係諧音;大頭菜肉根正常係軟,如果生咗硬纖維就唔好食
番薯跌落灶:該煨
番鬼佬月餅:「月餅」英文 “mooncake” 諧音,「悶極」

白馬黑七:烏瀡瀡
白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
百斤加一: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
皇帝女:唔憂嫁
神台桔:陰乾
神台貓屎:神憎鬼厭
禮樂射:預輸數
秀才手巾:包書(輸)
秋蟬跌落地:冇晒聲
童子軍跳彈床:事鳩但。指事但、冇所謂;童軍英文係「Scout」,音譯「事鳩」,「彈」同「但」同音。
竹織鴨:冇心肝。指人冇良心、同情心;又或者指無記性、唔上心、唔用心記住重要事。
紙紮下巴:口輕輕,即係輕易許下承諾咁解
細佬吹喇叭:嘥鳩氣
縮沙:走人;源自中藥「縮砂仁」,後來大家都簡稱「縮砂」,衍生出歇後語「走仁(走人)」。
缸瓦船打老虎:盡地一煲
老公撥扇:淒涼;老公幫老婆撥扇,噉老婆(妻子)就會好涼爽,「妻」同「淒」同音,所以就係「淒涼」;一對嘅仲有「#老婆擔遮」(陰功)
老婆擔遮:陰功;老婆幫老公擔遮,畀老公遮蔭,就係「蔭公」;一對嘅仲有「#老公撥扇」(淒涼)
老舉埋年:算鳩數。老舉係妓女舊稱;埋年又叫「埋年結」,即年尾結帳計數
老虎借豬:有借冇還
老鼠尾生瘡:大極有限

老鼠拉龜:無從入手。烏龜受驚時會縮埋個龜頭同手手腳腳入個殼度,老鼠想拉走佢就冇地方落手。形容冇埞埋手。
老鼠跌落天秤:自己秤(稱)自己;指自己讚自己
聾耳陳養雞:免提(啼)
船頭尺:度水(借錢);船頭尺放喺船頭,量度船隻食水嘅深度。
茶樓搬家:另起爐灶
菠蘿雞:一味靠黐;形容專靠打關係佔人便宜嘅人(量詞:隻)
蒸生瓜:侲侲哋。指人唔熟性、大唔透、低能。
蜑家婆摸蜆:第二篩,意思係冇希望,係「第世」「下世」
蜑家雞見水:「睇得唔食得」或「得個望字」;蜑家即水上人,船上養嘅雞會綁住以免跳落水浸死,比喻可望而不可即
螃蟹過馬路:打橫行
補鑊唔見枳:形容唔知點埋手;補鑊時師傅要用蘸咗灰料嘅布團,即係「枳」嚟頂住,令補鑊嘅鐵粒平滑咁塡塞落去要補嘅窿。冇咗枳,就冇辦法補鑊。
觀奇洋服:源自同名裁縫公司,下半句係講一套做一套
豉油撈飯:整色整水;即係造作
豉油樽蓋:又鹹又濕,指人鹹濕
財到光棍手:一去冇回頭,指啲錢俾人呃咗,就唔會再拎得返
賣布唔帶尺:存心不良,「良」同「量」係諧音,形容人企圖做衰嘢
賣魚佬洗身:冇晒聲氣(腥氣)
跪地餼豬乸:睇錢份上
關公細佬:亦得,即係都可以、無問題嘅意思;同《三國演義》入面關羽義弟張飛字「翼德」同音
阿均賣大頭:好噏唔噏,即係話應該講嘅就唔講、唔應該講嘅就講;故仔係有個叫阿均嘅人賣大頭魚,啲客經過見啲魚唔郁,見唔新鮮唔買,啲客走咗,啲魚先至口噏噏。

阿崩劏羊:咩都冇得咩,冇機會抗議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阿崩咬狗蝨:唔死有排驚
阿崩買火石:過先知
阿崩養狗:轉咗性
阿茂整餅:冇嗰樣整嗰樣,指多此一舉
阿超着褲:焗住
阿駝瞓棺材:死都唔掂
阿駝行路:舂舂哋
阿駝賣蝦米:大家都唔掂
陳年中草藥:發爛渣
陳村碼頭:逢賭(渡)必啱
陳顯南賣告白:得把口。陳顯南係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廣州一個普通醫生,佢通街貼告白,但係佢嘅處方就冇乜效用。
陸雲廷睇相:唔衰攞嚟衰。陸雲廷(或作陸雲亭)係陸榮廷嘅音訛,陸榮廷係民國初年嘅桂系軍閥。相傳佢做緊兩廣巡閱使嗰陣,想搵個相士去睇相,但係又驚相士睇得出佢係達官貴人,所以就扮到窮人噉樣去睇相。相士見佢窮人噉款,又奚落佢,又將佢講到好衰。結果不出幾年,陸榮廷真係冇晒權勢,鬱鬱而終。
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
電燈膽:唔通氣,夾喺情侶中間、唔識迴避、阻住對情侶談情說愛嘅人
青磚沙梨:咬唔入/咬唔入反蝕口水。比喻某人唔似外表睇咁好恰
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鳩毛放紙鷂:博到盡;因為鳩毛,即係男性嘅陰毛其實好短,對比起放#紙鷂 用嘅繩嘅長度爭好遠,如果要咁做就要不斷一條駁一條咁駁長,所以係「駁到盡」,而駁同博同音,食字就變「博到盡」
黃皮樹了哥:唔熟唔食。據講了哥呢種雀精於選擇最熟最好食嘅#黃皮 去食。比喻一啲專呃熟人、家人朋友嘅衰人。

竹織鴨———無心肝

床下底踢毽———大家都咁高

神仙過鐵橋———包穩陣

賣魚佬洗身———無曬腥氣

濕水欖———兩頭滑

交通燈———點紅點綠

鄧穿石———陪襯唧

波蘿雞———靠黐

蜑家雞見水———得個望

騎牛遇親家———出醜偏遇熟人

阿聾送殯———吾聽笛

二打六———未夠斤兩

死雞撐飯蓋———死頂

水過鴨背———吾裝載

鐵木真打仔———大汗耷細汗

阿茂整餅—-無果樣整果樣

水瓜打狗—-唔見緊桷

年三十晚謝灶──好做唔做

灶頭抹布──鹹濕

灶君上天──有果句講果句

壽星公吊頸──嫌命長

陳年中草藥──發爛渣

灶君跌落鑊──精(蒸)神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阿崩養貓──轉性

賣鯇魚尾──搭嘴

細佬哥剃頭──就快就快

肥佬着笠衫──幾大就幾大

神台貓屎──神憎鬼厭

南無佬跌落糞坑──無曬符

屎忽窟生瘡──無眼睇

鹹蛋滾湯──心都實曬

瓦檐獅子──叻到滿

跪地餵豬乸──睇錢份上

床底破柴──撞曬大板

老婆擔遮──陰功(公)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憤(恭糞)

火燒豬頭──熟口熟面

天堂尿壺──全神貫注

老公潑扇──淒(妻)涼

撒路溪錢──吸引死人

黃皮樹鷯哥──唔熟唔食

濕水棉花──無得彈

(舊廣州)

狗上瓦桁──有條路

十月芥菜──起曬心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

紙紮下巴──口輕輕

屎坑關刀──文又唔得,武又唔得

鼎湖上素──好齋

火燒旗杆──長嘆(炭)

飛機打交──高斗

海底石斑──好瘀(魚)

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

山草藥──up得就up

非洲和尚──乞(黑)人憎(僧)

潮州二胡──自己顧自己

斷柄鋤頭──無揸拿

棺材鋪拜神──想人死

蒸生瓜──神神地

阿蘭嫁阿瑞—類斗類

(舊廣州)

無耳藤喼—靠托

屎坑關刀—無張利

神仙放屁——不同凡響

生蟲拐杖——靠唔住

番薯跌落灶——該煨

老公潑扇——淒(妻)涼

和尚擔遮——無法(發)無天

單眼仔睇老婆—一眼睇哂

水兵對水手—-水斗水

周身刀—冇張利

隔年通勝—-唔值錢

幡杆燈籠—–照遠唔照近

三元宮土地——錫(愛惜)身

陸文庭睇相—-唔衰摞來衰

白雲山一擔泥—–眼闊肚窄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廚房階磚—–鹹濕

秀才手巾—-包書(輸)

(舊廣州)

十月蔗頭—–甜到尾

風吹皇帝褲浪--孤鳩寒

倒掛臘鴨-油嘴滑舌

抬棺材甩褲-失禮死人

雷公劈豆腐-搵軟既來蝦

魚片粥-——岩岩熟

火麒麟——-周身癮

生蟲拐杖-——靠唔住

阿超着褲-——谷住來

揸電筒入廁所——找死(屎)

八叔公整米粉— 一個一個整

長洲婆賣菜 — 瓜多過菜

阿北閹雞--有心冇腎

山坑雞---紅就威

冇毛雞——–扮大隻

水底屙尿---自己知

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

亞崩吹簫---離譜

(舊廣州)

單眼睇戲---一眼睇曬

雞屎藤---又長又臭

豉油撈飯---整色整水

水瓜打狗---唔見一截

長洲佬打老婆——睇腳

十二叔賣狗----冇得揀

龍船裝豬屎—-又長又臭

大老倌上台--系威系勢

薯仔煲糖水--心淡

大俾畫老虎——嚇系呀

太監割包皮——拿來講

肥佬着笠衫──幾大就幾大

豬屎忽插蕉葉──出奇

斧頭劈牛屎—–實入

(舊廣州)

爛氣球——-吹你唔漲

二叔公排第幾——仲使問

老舉過年----算七數

托住屎窟吊頸——死穩陣

阿嘣劏羊—-呃都冇得呃

落雨收柴—-通通擸嗮

光棍佬教仔—-蝕底咪制

四方木加眼釘—-踢都唔郁

水鬼尿—-夠清

師姑尿—-夠淡

跑馬射蚊須—-中都幾難

滾水淥豬腸—-兩頭縮

枕頭木虱——包咬頸

灶頭抹布──鹹濕

紙紮公仔──下巴輕輕

貓仔洗面——系甘倚

棺材鋪拜神──想人死

隔年通勝—-唔值錢

幡杆燈籠—–照遠唔照近

宋三個細佬–宋四(送死)

螞蟻戴住個荔枝殼—-充大頭鬼

冷巷堦磚—-陰濕

四張白紙畫個狗頭—好大嘅面子

飛機撞紙鷂—有咁岩就得咁橋

黑鬼屙尿——烏鳩sir sir

醉酒佬數街燈 — 都捂知幾盞

市橋蠟燭……假細心

無鼻佬戴眼鏡–你緊佢唔緊

埃及王個妹—發老姣

白雲山一擔泥—–眼闊肚窄

十月蔗頭—–甜到尾

沙灣燈籠—-何苦

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茶瓜送飯——好人有限

鳳吹雞蛋殼–財散人安樂

閻王貼告示——鬼話連篇

(廣州市花)

烏雞啄烏豆——烏啄啄

炮仗頸—唔爆唔安落

屎坑三姑—易請難送

芥菜老薑生菜仔——嫁錯老公生錯仔

無牙佬飲湯–無齜下流

芋頭沾糖--心淡

鼻哥窿擔遮–避無(鼻毛)可避

墳前燒報紙–呃鬼

橋上倒涼茶——何(河)苦

太監磨柱-——真系滑

一個人行曬仲隘窄———霸道

九曲橋散步———行彎路

入冬生魚———詐死

三水佬食黃鱔———一碌一碌

三個鼻哥窿———多一口氣

馬騮升官———唔系人咁品

叉燒滾湯———冇生肉

乞米佬食死蟹———只只好

無掩雞籠———自出自入

田雞過河——各有各YOUNG

曬菲林——唔見得光

番婆大肚──心懷鬼胎

周先生教書──有警冏

白糖炒涼瓜──同甘共苦

杉木靈牌──做唔得主

棚尾拉箱──暗中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