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做補習,主要係教高中中文,幫學生預備公開試。一來寫過教參書,對課程瞭然於胸;二來高中生較乖,冇秩序問題易教。本港大部分學校去到高中,都會恢復返粵語教學,以提升學生成績。所以我做咗幾年補習,都冇見識到「普教中」(普通話教中文)學生嘅問題。

俊仔係讀天主教名小學嘅乖仔,見到人識打招呼、講唔該。雖然只係小三,已經睇緊Harry Potter英文版,Roald Dahl全集已經睇完。但係媽媽話:「佢唔鍾意中文㗎,你幫下佢啦。」我接過佢本手冊一望,七份家課,大部分包括英文、數學都加上剔號;只剩中文兩項遲遲未做:工作紙、背默課文。畏懼中文之心,可想而知。

首先幫佢解決工作紙。一路上望住佢勢如破竹,飛快咁填寫選擇題同填充題。「救命呀!」佢叫喚我。我望一望空白位,話:「『悉心』通常都係配『栽培』,『悉心栽培』,你冇聽過人講咩?」佢「啊」一聲,恍然大悟,好快就填寫好答案。

之後都順利作答,直到最後一題長題目卡住:「聽了醫生的教訓,小明下了一個怎樣的決定?」小學生答題訓練,往往都比較機械式。例如第一題「小明的運動計劃是甚麼?」俊仔首先就刪去「甚麼」,抄下「小明的運動計劃是」一段,然後再從課文中搵出字詞,續寫答案。所以到呢題,佢寫「聽了醫生的教訓,小明下了一個」就停低,因為暗覺語理不通。

我話:「工作紙嘅中文,未必係最好嘅中文。好似呢度『下了怎樣的決定』,我哋廣東話會講『小明決定咗啲咩?』。『決定』本身就係個動詞,加咗『下了』就累贅得多。」俊仔立即意會,改寫得更通順。

之後就揭開課本,幫佢溫習背默,課文係臺灣詩人楊喚嘅《家》。課文之間密密麻麻堆滿羅馬字母,似本普通話書多過中文。我之前無問,呢刻先知佢學校搞「普教中」,因此特意用母語係國語嘅作者,只為增強兒童「語感」。

我叫佢背嚟聽下,佢搖晒頭,話唔識。足足八十幾隻字,要一晚背起,從何入手?我忍唔住問:「老師教書係用普通話?咁你未試過用廣東話去學、去記?你其實可以用廣東話去記嘅。」

仿似天方夜譚,又真係打破佢想像。佢成個人醒晒,碌大對眼,似懂非懂咁點頭。於是我輕咳一聲,清清喉嚨,輕聲朗讀一次比佢聽:

「樹葉是小毛蟲的搖籃,

花朵是蝴蝶的眠床,

歌唱的鳥兒都有一個舒適的巢。

辛勤的螞蟻和蜜蜂都住著漂亮的大宿舍。

螃蟹和小魚的家在藍色的小河裡,

綠色無際的原野是蚱蜢和蜻蜓的家園。」

佢聽得入神,好似去咗龍宮睇魚蝦蟹做大戲咁。佢從未諗過,讀書嘅語言可以同日常生活咁貼近。我又話:「記呢首詩,其實唔難,因為你只要記住每種動物喺唔同地方就得。好似頭兩句『搖籃』、『眠床』,其實都係同一種意象,講小動物喺屋企瞓覺⋯⋯」

聽到「瞓覺」一詞,佢「格格」咁笑出聲,反而我就有啲震驚!

我冇諗過「瞓覺」一個地道啲嘅詞語,可以帶畀小朋友歡笑。更加無諗過呢次解釋課文,好似先令小朋友第一次讀得明篇文!我轉念一諗,悲從中來。難怪俊仔三年小學,越來越厭倦中文。當中文科嘅語言咁陌生,脫離生活,上堂仲有咩趣味可言?仲可以點樣畀佢睇到讀書、學習嘅意義?

以前搜集有關「普教中」嘅研究論文,「學習成績下跌、課堂互動減少」,呢啲白紙黑字、鐵證如山嘅壞處我都讀過,但一切比唔上「普教中」學生擺喺我面前。俊仔係香港出世,天資聰穎,但都俾「普教中」搞到對中文科無晒興趣,情願睇成屋英文書,都唔掂下中文。咁其他學習無咁叻嘅小朋友點算?我哋下一代嘅中文又點算?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我衷心希望家長可以抽少少時間,睇下仔女嘅功課,了解佢哋學緊嘅係乜嘢。

救救小朋友!

陳樂行

港語學召集人、中文教參書作者、補習老師、教育政策評論人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