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簡體字!

嘿,簡體字!


蘋果日報 2006/05/15 00:00


鄧文正 禧文學舍創辦人
mea@mea.com.hk
「我們的漢字,筆畫千迴百折,除了現代的意義,更潛藏着許多古典的情愫。它不僅耐讀,且適合推敲,字的狀隱含着繁複的聯想。」這是路平在自己專欄上的感懷文字。
※※※
近月來,友朋多有呼號,說要「挽救」繁體字,(我從來只說正體字),說聯合國要甚麼的。其實聯合國採用簡體字,由來已久,也不自今天開始。問我意見?我總愛用小學課本上〈最後的一課〉作例子︰普魯士的騎兵已到門外,法蘭西的官民,才擠課堂,聽老師訓誨文化承傳的道理。不是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嗎?半個世紀以前,是誰弄出簡體字這個怪胎來的?
也許不能怪任何人。五四後,中國早有人成立了國際語研究中心,要推行一套用拼音作基礎的國際語,出版刊物,希望取替漢字,不成功。白話文運動,不也帶着普及文化的「使命」?一般人看不懂文言文,為了「一般人」會看會用,化文言為語體,不就行了?結果怎樣?實驗結果,一般人的語文能力是高了是低了?在台灣,國文老師出來抗議,因為他們的教育部要削減文言課。在香港,中學再「不必」授(晚清以前的)範文,沒有聽說有老師上演最後的一課的劇目。
文字未必由繁趨簡
當初「漢字改革委員會」成立,據說也有同樣使命,就是要老百姓快快會看會用,速速掃除文盲。辦法不是普及教育,而是「簡化」文字。本來沒有繁體字之名,起碼並不是流通的說法。只因有了炮製出一批一批的簡化字,強令全國執行,才有相對的繁體字這個術語。「委員會」和國際語不同︰它是官方定下成立的,並不是一些「有心學者」自願成立的志願機構,為了文化來呼號。他們制訂的「一簡」「二簡」,是用政治力量來指令實施。
不好說何懷碩沒有心思,各打五十大板的高論,是這樣的︰「大陸以權威力量將文字由繁趨簡的規律推過頭;台灣則相反,以權威力量阻止文字自然演化。」文字由繁趨簡是規律?那甲骨文和章太炎的文字,誰繁誰簡了?去看看拉丁文,拿來跟今天英文法文——不要說德文了——相比,誰更簡了?難怪巴金在病榻上,都要說文化是從簡到繁、從樸拙原始到複雜精緻的。今天,我們的生活,比起古人,是簡了是繁了?查查當代的《牛津字典》,與一百年前的相比,是豐富了簡單了?字多了還是少了?
說國府用政治力量,「阻止文字自然演化」,得先假設文字的自然演化,定會變成像簡體字的東西。真的?從漢代到民國,上下兩千年;每個朝代都用政治力量,阻止文字變成簡體?我們讀古人書,從《史記》到〈聖哲畫像記〉,為甚麼都讀通?為甚麼改革開放以後,那麼多老先生公開呼籲,要年輕一代多學點繁體字?為甚麼許多國學名師,寧願把作品送到海外發表,而不採較便的本地出版?毛潤之當北大圖書館員時,萬想不到,文革時有北大圖書館員,因只懂「后囗」而不懂「後漢書」,鬧出了中外聞名的「北大沒有後漢書」笑話吧?
印刷品要人人看懂
始作俑者是誰?找行書草書作藉口的,真個不分青紅皂白。書法,大家喜歡怎樣表達,悉隨尊便,那是個人的。印刷不是;印刷品,是要人人看懂的。書法,可以筆走龍蛇,鐵畫銀鉤,大小不苟,創意無限。有的時候,為了裝字,書家故意在正字上增減筆畫,那是書法。甲愛王右軍,乙愛柳公權,哪有準則來了?印刷,可以嗎?有沒有看過歐洲人的店舖招牌,廣告商標,霓虹光管?二十六個字母,真箇變化多端,目不暇給。那是藝術設計,不是書本報章。
自問在談很簡單的道理。沒有路平小姐的文字性感。如果這叫泥古,那就說我是泥古吧。
噢!是了。為甚麼一個個強人用簡體字的先進文教高官,給人題字寫聯時,總愛用落伍的繁體字?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