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簡體化到連阿媽都唔認得(林夕)

【即時文摘】簡體化到連阿媽都唔認得(林夕)


蘋果日報 2018/06/11 00:02

林夕簡體字簡教中正體字

某日某人如獲至寶般跟我說:「我聽某某說,書法是沒有簡體字的。」此話頗為無厘頭,什麼叫沒有?用毛筆寫簡體字又不犯法,某人一臉無辜說:「我的意思是,聽某某說,古時書法是沒有簡體字的。」
本來想回敬某人一句:「地球是圓的,還用得着某某告訴你嗎?」想想又不對,地球絕對是圓的,但簡體字很多脫胎自以前行書草書的簡筆,若給某人看多了古時行草書法作品,看到了當代的簡體字,只有越說越糊塗。而且又何必為這個動氣,讀書沒讀過這個,不知道當今簡體字來源,又不犯法,又不影響覓食營生,這種無知,有時是福氣,少生許多閒氣。
某人繼續追問:「那為什麼書法不寫簡體字?用毛筆寫簡體字不好看嗎?」我沒好氣細說從頭,輕輕應付帶過:「習慣而已。」事實上,撇除政治色彩以及對這個政權的觀感,我對簡體字不那麼抗拒,可能真的是習慣使然。
早在大學時唸近代當代文學,很多指定參考書只有簡體版,看了幾本便看懂了,看多了便覺得理所當然,字也可以這樣寫;再後來看紅樓夢手抄本,大量簡筆字,彷彿看見如今簡體字的前世今生。
或許是看多了便看化了。大喊愛無心、親不見是殘體字也枉然,看明清時期的尺牘,用行書寫的信札,許多字何止殘體,簡直沒幾處有完整骨肉的,若是張旭之類的狂草,如一筆過的符咒,想找到個「心」字都幾難。翻開一本《王鐸字典》,一個「不」字,有太多寫法,簡體化到連阿媽都唔認得。所以,若說簡體字寫成書法不行,其實很難成立,廠字變「厂」,就真的沒美感了麼?書法最基本的一橫一撇齊備,「厂」字用毛筆寫,也很好發揮。
大概真的是習慣問題,觀感問題,與美學無關吧。保衛正體字的人,其實也犯不着批判簡體字過猛,好容易誤中古人的副車。文字自有變遷軌跡,由青銅器上的銘文演化至今日的「正體字」,亦無所謂正邪,簡體字殘缺者,在於以前文字是經千百年沈澱,隨書寫習慣自然演變,如逐步整容;簡體字是由一群「專家」制定,由政權限定,中間忽然斷層,由整容變易容。
想到這裏,對於簡教中的趨勢,忽然心裏就有了安息的感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