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教學,係本港中文教育行之有效、持之以恆之優良傳統。教育局於自家網站《普通話(中學)問與答》一欄,亦不得不自打兩嘴巴,坦承道:「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事實勝於雄辯,不以人之主觀意志為轉移;「粵教中」之優越、「普教中」之禍害,與所謂「人大八三一決定」不同,真正「不能撼動」。即使當局經二O一四年初「法定語言風波」一役,心虛膽怯,移除該頁面;賴有截圖難席捲,真相欲蓋彌彰。

明知「普教中」對學童百害而無一利,教育局與教育界袞袞諸公,不但未有喝止「普教中」弊政,反而倒行逆施、推波助瀾,聽其誤人子弟。「我們相信,藉着鼓勵和支援更多學校推行普教中,這項計劃會大大有助達到普教中的長遠目標。」字字觸目,句句驚心,皆出自教育局於一四年一月十日交付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之文件;始於O八年之「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當年糜費公帑二億二千五百萬,食人食而不知檢;語常會老饕未饜,去年又向納稅人索要五十億,貪得無厭。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竟有四十家中、小學,收受語常會銀兩、投奔「普教中」懷抱、辜負家長信任、犧牲學生福祉!有此等「掛羊頭、賣狗肉」之教育工作者,難怪教育界敗壞成「狗肉界」。是可忍孰不可忍!杏壇,必為孔曰成仁、孟曰取義、讀聖賢書之教室,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

反觀少數對得住天地良心之良師,則紛紛為普通話教學背後之功利、計算與醜惡而卻步,幼稚園、小學、中學皆然。例如《五個小孩的校長》本人,元岡幼稚園校長呂麗紅女士,去職某家國際幼稚園前,曾有以下一段經歷,教佢萌生去意:「『我在國際學校的最後一年,學校開設了普通話班……因為家長在內地有生意,便紛紛把子女轉到普通話班學習。』她為此寫過數十份評估報告,卻因為校監一句『普通話班剛剛成立,一個也不能少』,令她捂住良心做評估……她對此充滿罪惡感,終於承受不了,當上教育界的『逃兵』。」見諸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星島日報》報端。

君子交絕,不出惡聲;一向溫文爾雅、和藹可親嘅「校長爸爸」,鮮魚行學校校長梁紀昌先生,回覆港語學「香港普教中學校調查」,僅在信中淡然寫道:「目前我們不是普教中,幾年前我們曾試驗普教中,但經兩年實驗後發覺不理想,故暫停了。」當仁不讓,義不容辭,拋棄高薪厚職創立「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嘅陳葒校長,則早於O八年撰文《普通話教中文的迷思》,直斥其非:「一位據說有幾十年相關經驗的資深教育界人士斷言在香港以普通話教中文是『絕對百利而無一害』,其他不怎麼資深的教育界人士也紛紛表示歡迎,認為有助學生『我手寫我口』,可以提高中文水平。但是,實際情況又如何呢?」

「實際情況是這世界除了上帝之外,不可能有『絕對百利而無一害』的東西或事物……普通話教中文是為了普通話還是為了中文?如果是為了前者,則普通話教學不應限於中文課堂(如英語教學也不限於英文課堂),歷史地理科學數學體育美術都應該用普通話教。如果是為了後者,則以學生更熟悉的廣東話來教會更有效。所謂的『我手寫我口』,其實只是一個醜陋的誤會而已。」陳校長如是說。

四月十三日星期一下午四時三十分,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討論「普教中」事宜。筆者誠邀各位市民一齊收睇,且看飽食「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嘅立法會議員之良心,可與呂校長、梁校長、陳校長三位賢校長一樣同?良心,只得一個,就係救救孩子,免受「普教中」傷害──不容席間歪理撐「普教中」之小人狡辯:「你嘅良心同我嘅良心都唔一樣。」屆時,聽聞港語學、普教中學生關注組、進步教師同盟、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弘毅」、香港大學學生會「眀峯」、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義」、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等有志之士,將到場監察一眾教育事務委員之一言一行,並表達香港社會對「普教中」及其裙帶關係、利益集團之深惡痛絕。至於各校之家長、教師、學生,亦宜自謀;「普教中」既然係「校本自決」政策,根治「普教中」遺害之良方、補救同學中文之義務,亦操之每家每校。今後不必以教育局為對手,自行責成校方改弦易轍、撥亂反正,即可。四月十三號四點半,約定你;自家學生、自家孩子、自己中文,自己救,為時未晚!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