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改革最大爭議,係增加特首委任委員數量,同埋佢引來降低海外醫生註冊門檻嘅憂慮。有人話醫生嘅擔憂乃杞人憂天,不過呢場噩夢,卻係十幾年以來,中醫業界未曾改變嘅殘酷現實。

根據《中醫藥條例》,中醫藥管理委員會成員19人,除衛生署長外,其餘18名委員全由特首任意委任。西醫吶喊「捍衛專業自主」嘅同時,中醫世界主司業界操守、執業、教育大權嘅人就由一男子喺黑箱中甄定。特首委任全部委員嘅做法,實在係1999年立法時嘅權宜之計。17年來中醫業界成長唔少,政府卻無意將自主權畀返業界。管委會委員甄選過程嘅透明度,依舊黑過墨斗。

另一邊廂,中醫業界極之放任海外中醫學生嘅就業。報章踢爆,有人每年喺武漢上課20日,便可參與本港執業試,成為註冊中醫。原來大陸院校均由大陸中醫藥管理局認可,政府中醫組居然無權取消問題院校嘅認可資格。大陸院校更係濫收學生,每年本地3間大學合計畢業生近100人,大陸院校畢業港生就近千人。既無法監管海外院校嘅質素和收生,又快又放任其畢業生如潮湧咁投考本地執業試,本港醫療質素,從何保障?

政府一邊叫嚷要改革醫委會,卻對中醫藥條例嚴重落伍、簡陋嘅情况置之不理。感冒病人同心臟衰竭快死嘅病人,唔係醫生都知救邊個呢!如果《醫生註冊條例》係因為醫委會不夠公開透明要修例嘅話,中醫藥條例豈不是要立即開刀、馬上搶救?點解十幾年過去,都唔見一個檢討、修例嘅意圖呢?

政府要發展中西醫藥,但發展中醫唔係喺將軍澳建中醫院之事。冇專業自主、制度透明,甚至連參與執業試嘅院校質素都無法控制嘅話,遑論發展中醫,連醫療質素都難保證。業界唔可以再溺醉在中醫院嘅幻影。清醒啦,面對現實啦,要力爭修訂中醫藥條例,制訂合理考試門檻,制止濫收境外不合資格嘅中醫畢業生。

陳樂行

港語學召集人、中文教參書作者、補習老師、教育政策評論人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