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消息指施政報告會重提中醫院,引來中醫界注目。乃至報告出爐,就教人大跌眼鏡:「政府已預留一幅喺將軍澳嘅土地發展中醫醫院。」2014年嘅施政報告,早已提及預留將軍澳土地建院,做咩舊事重提?時至2016年,荒地仍寸土未動,舊酒竟充當新政。

自梁特2014年提出興建中醫醫院以來,各界對中醫院爭論激烈。先有醫師聯署聲明「不要偽中醫院」,擔憂中醫院只務中西醫結合之虛名,泯滅中醫特色,不倫不類;後有立法會上激辯,各界批評政府要求中醫院「自負盈虧」、「非牟利組織經營」,是不負責任、假大空嘅行徑,任由中醫自生自滅。政府總係回應,他們正「積極研究」發展中醫院嘅實際規劃,然而兩年過去,未見一份完整嘅計劃書,一個可行嘅方案,依然只係收集業界嘅意向書。

當年曾蔭權角逐連任特首,會見中醫界選委。中醫界提出要增加立法會功能議席、將中醫納入醫療衞生體制、設立中醫醫院。曾蔭權答應研究有關建議,不過話中醫院不可行;當選以後,未見一動,教中醫業界大失所望。到咗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時,又同班中醫選委會面。呢次佢唔似曾蔭權般拒絕,反為一口答應,競選政綱聲言「研究設立中醫醫院」、「發展中醫藥專科」。

香港中醫界各學會,自此對特區政府就忠心之至。政改期間,一眾中醫學會花十多萬會費刊登報章廣告《向香港警隊致敬》、組團擺設「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街站、稱「八成中醫」支持政改;臨近區議會選舉,又以學會慈善基金加入民建聯18區義診。兩年苦心到最後,只換來特區政府繼續「預留」一片中醫院土地,以及年輕中醫一片罵聲。

戰國時期,齊國與楚國本為同盟。秦國張儀出使楚國,對楚懷王說:「你同齊國斷交吧啦。秦國已預留商、於六百里土地畀楚。」楚懷王便立即與齊國斷交。後來派使者向張儀領地,張儀卻賴賬:「儀與王約六里,不聞六百里!」然後秦國發兵迎擊楚國,斬首八萬,血流成河,齊國不願相救。

中醫院對香港中醫界之價值,比唔上六百里地於楚國;而中醫各學會奔波勞碌、背書站台,又豈止楚國得罪齊國一方?如此看來,中醫界當權者,連楚懷王都不如。

陳樂行

港語學召集人、中文教參書作者、補習老師、教育政策評論人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