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夢月

前排,我終於搵返一個已經好多年無聯絡既朋友。

佢叫阿昇,係我讀小學個陣既最好朋友。做學生哥最開心既時光,莫過於等到放學鐘聲響起既一刻。幾乎每日放學後,我同阿昇都會一齊去租碟,上佢屋企睇戲。個陣人仔細細,唔係好識英文,就自然揀啲廣東話電影黎睇,而我地既共同興趣就係周星馳。

「諗返起個陣日日同你睇星爺啲戲,真係睇到倒轉都識背返出黎呀!」

當然啦!有邊個香港人未睇過佢既電影呀?「無厘頭」電影影響過一代又一代既香港人,準確啲講,係影響過每一個講廣東話既人。「無厘頭」既文化可以話係由許冠傑、黎彼得等人係七、八十年代發起。佢地創作出好多膾炙人口既歌曲,例如《打雀英雄傳》、《半斤八兩》同《浪子心聲》。但要講到將呢種文化發揚光大既人,就一定要歸功於星爺。佢係九十年代初開始主演好多部喜劇電影,之後仲要演員、導演、編劇、監制「一腳踢」,一句句深入民心既經典金句都係出自佢把口。每次睇完佢既戲,我同阿昇都會好似星爺上身咁,用佢既金句黎對答,朗朗上口。

「自從移民咗黎美國之後,我就無咩機會講廣東話啦。宜家開口埋口都係『Yo! What’s up man?』同『How’s going on』,真係講到悶悶地。」

如果你自細就識講廣東話,其實係好難返轉頭。咩意思?我指既係即使你識其他語言,甚至搬到去外國住,唔再成日講廣東話,都會對佢情有獨鍾,會心思思想講番句。廣東話表達性強,好容易表達豐富嘅情感。相比起其他語言,廣東語有好多一字多義既詞彙,文字表面同背後表達既意思可以係風馬牛不相及,但咁樣先係好玩既地方。

喺《大話西遊之仙履奇緣》,羅家英飾演唐三藏,係一個講嘢多過呼吸既大煩人。當佢俾牛魔王捉左,處決之前仲同隔離兩隻牛嘍囉講佛偈:「做妖好似做人咁樣,要有仁慈既心。有咗仁慈既心,就唔係妖,係人妖。」岩喎,喺西遊記既故事入面,普通人同作惡多端既妖怪之間,分別係差在有無仁慈既心腸。呢一句聽落好笑,但諗深一層,又符合到故事想表達既佛學道理。跟住,佢又同另一隻牛嘍囉講:「人同妖精都有阿媽生,不過人係人那媽,妖怪係妖那媽。」哈,呢句仲過癮!雖然無咩大道理,但又語帶雙關,食到粗口既諧音,非常之有親切感。

要諗到咁好笑又深刻既對白,一方面周星馳等人既創意功不可沒,而另一方面,係因為廣東話既字詞背後可以有好多唔同既含意,就算係粗口都可以用唔同既字詞組合黎呈現,認真千變萬化。所以,創作「無厘頭」既經典對白,呢兩方面一定要相輔相成-要有有諗頭既人諗到點樣運用廣東話既巧妙之處,「捉到鹿識得脫角」;亦都要有「廣東話」呢一個咁博大精深既寶庫俾佢地慢慢發掘。

就好似係《破壞之王》入面,周星馳飾演既何金銀,俾個乞衣除曬衫褲剝光豬,於是個警察問佢:「你認唔認得老笠你個樣個人呀?」聽落好似有啲唔對路,細心再諗吓先發現係個「樣」同個「人」兩個字調轉左。其實,我地同人傾計既時候都好容易會咁樣講錯-就連陳豪都講錯過兩次既「紅都面曬」、讀讀下「時昌迷你倉」好易變成「時倉迷你昌」咁。

「記唔記得個陣我地好鍾意發掘啲得意嘢呀?你話『唔怪之得』,我話『唔怪得之』,之後又俾你諗到『怪唔之得』。隔左咁多年,我終於諗到下一個啦!係『怪唔得之』呀!」

無厘頭文化係現代廣東話既次文化,但只要用創意包裝,都可以融合到中國傳統既特色。喺《唐伯虎點秋香》有一幕經典場面,周星馳飾演既華安同谷德昭飾演既對穿祥吟詩作對,一決高下。對穿祥一邊拋出「騎呢」既上對,華安一邊輕鬆應對,對到工整既下句之餘,又可以寸到對穿祥應一應,非常抵死。最後,華安逼到對穿祥要使出必殺技,拋出第一句:「咸家剷泥齊種樹,」華安冷靜回應:「汝家池塘多鮫魚。」對穿祥再補一句:「魚肥果熟嫲撚飯,」華安再一句收佢檔:「你老母兮親下廚。」高手過招,短短幾句間就對左一首又工整,又押韻,仲要有埋粗口諧音既七言絕詩,令人笑到噴飯。結果,對穿祥更對到噴左十九幾両血。其實,以上對話引用咗黃霑《不文集》既內容。你可能覺得當中既用字好粗魯?但係,呢幾句岩曬傳統對聯同作詩既規格,仲要可以編到一個故事出黎,又真係吹佢唔漲。

「講開又講,你係咪都好耐無見阿茂呀?」

好多時,我哋都遇到一啲麻煩人,好想發洩既時候又無直接途徑。或者,「無厘頭」可以係我地既選擇,自娛一吓,發洩怒氣同不憤。我同阿昇都記得,有一個又樣衰又乞人憎既小學同學-阿茂。佢講野成日唔經大腦,諗到咩就講咩。有時我想直接話佢,又驚傷害到佢既弱小心靈同自尊,真係「話佢傻豬怕佢嬲」。於是我諗住學下《逃學威龍2》既吳孟達,佢同周星馳提起佢既一個筆友,見到佢張相之後就嚇到無再搵佢。周星馳笑吳孟達無腦,拎自己張相俾人睇,倒自己米。但原來,吳孟達話佢係用左周星馳張相,星爺聽到都打左個突。吳孟達無心插柳咁安慰番佢:「樣衰都唔係罪過啫。」呢一句,對於我地呢啲樣貌無乜問題既人黎講係幾搞笑既,但對於阿茂,的確係有幾分傷感。所以,我最後都講到口唇邊噏唔出口。

「你知唔知呀?前幾日我喺街見返方丈,真係見到都覺得嬲嬲地!」

有啲人生得樣衰,但起碼係個好人,但有啲人就好眉好貌生沙虱。「你大鍋啦,方丈份人好小器架!」呢句黎自《食神》,形容劉以達飾演既夢遺大師為人非常小器記仇。我地有位小學老師就係現實版既夢遺大師。佢雖然高大靚仔,但係記性非常好,尤其係人地話過佢既每一句、做錯過既每件事,都記得清清楚楚。成班同學都會「暗啞底」叫佢做「方丈」,有次仲要唔小心全班都嗌咗「方老師早晨」,搞到佢一頭霧水,好彩最後都過到骨咋。

我地平時經歷唔公平既事,可能會好想企出黎抗爭,或者「無厘頭」可以嘲諷一吓,反而更加突顯「不公義」中唔合情理既地方。《逃學威龍》中,黃霑飾演既老師雖然成日提起耶穌基督之名,但係對付頑劣既學生,竟然用本厚到成舊磚咁既聖經兜頭打落去,類似既情節係咪有啲似曾相識呢?而喺《國產凌凌漆》既處決一幕更加經典:一個盲人被屈話偷睇國家機密,最後被人打杷。第一次睇時,我同阿昇都笑到見牙唔見眼,但之後再睇就已經笑都笑唔出。最諷刺既係,周星馳就黎被處決時,反而俾張一百蚊「人仔」就成功賄賂軍人放走佢。「呢個時候,我除咗講恭喜之外,都唔知應該講乜嘢好。」

「喂,雖然我好耐無返黎香港,但都有留意香港新聞架。呢排你有無上街呀?」

「梗係有啦!似得你一早已經做逃兵咩?」

「唉,我有得揀都唔想走左去。無計,老豆阿媽佢哋覺得美國有民主先好,所以係我小學畢業個陣就決定全家移民過黎啦。」

「唔緊要啦!最緊要你有心。我相信總有一日,你咃移民去美國既原因,遲早都會係香港搵到!」

諗諗吓,如果你喺追夢途中覺得攰既話,都不妨「無厘頭」一吓,為自己「加個靚油」。

人無夢想,同條咸魚有咩分別呀?

作品為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亞軍

廣東話徵文比賽

本會舉辦廣東話徵文比賽,旨在鼓勵本港以至全球使用方塊字、愛護廣東話嘅朋友,於紙上(或鍵盤上)無拘無束,同時以中文同廣東話表達自己所思所想、所見所感。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