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培正小學前家長於連登討論區圖文並茂控訴教師、社工與警察不約而同包庇校園惡霸欺凌其子,始於劉姓班主任小事化無,吞沒罪證;繼以黃姓訓導主任大事加大,命令全班同學疏遠事主;終於報警不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之下退學了事。據報李姓凶嫌兩度揮拳相向之前,曾撰寫大量恐嚇字條,其中一封題為《未來的信》,全文如下:「你是在 2017 年 10 月 31 日 3 時的時空嗎?你好,我是劉老師的第 6 個後代。在 2017 年 11 月 1 日 12 時半會發生一場『培正大火』,有 8 個學生和 1 個老師能逃亡。恭喜你!你是其中一個。你的爸媽和工人姐姐全部身亡。當時,你哭得非常大聲。對不起,我說了未來的事給你聽!請不要傷心。請給梁□□。劉老師的第 6 個後代上 2638 年 1 月 22 日」

 

究竟「培正仔」上述一手未經口語「污染」嘅「中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端倪見諸該校教員以至校長散見《文匯報》啲出位言論。二〇一四年九月廿三號,題為〈愛說普通話:推行普教中 我手寫我口〉報道引述一位匿名培正小學中文教師,聲稱「成功的回報是,莘莘學子可以開口成文。『普教中令學生的寫作有改善,因為寫作的語法與普通話口語的語法一樣』……說話是人最直接的思維呈現,我手寫我口,這樣,不單慢慢地習慣寫成規範漢語提高中文水平,就連想東西都可以用正規的中文來天馬行空了」。按「普教中」係「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之縮寫。七月,時任培正中學校長葉賜添則押上「中文中學聯會副主席」名譽,信誓旦旦言於記者:「普通話作為一種全國通行嘅語言,學生係必須學習嘅。我哋學校都喺初中推行『普教中』,發現對學生嘅『我手寫我口』有比較大嘅幫助。」

 

培正中人近年對普通話情有獨鍾,眾所周知。一二年一月二十四號,知名校友唐英年舉家往紅磡家維邨探望榮休女工美姐時,就抱起美姐愛孫,問佢最鍾意邊個科目,並附耳教答「普通話」。一四年八月,小學部中文科主任易嘉琪揚言「擁擠」勝於「擠迫」、「掏出來」優於「拿出來」,以證「『普教中』對學生的寫作有改善,因為寫作的語法,與普通話是一樣的」,輿論更一時沸騰,直斥易氏不知中文為何物。

「培」字頭風光不再,歸根究柢,未嘗不是〇九年喜獲語文基金撥款,初小試行「普教中」,至竟小一到中三中文課趕盡殺絕廣東話,塞翁得馬所致。有〇八年十月十四日《明報》載葉賜添前言為證:「培正嘅『金漆招牌』唔係靠『來料好』,而係堅持廣東話教學,維持學生嘅學習興趣,逐步滲入大量英語教材,俾學生兼顧英語又識得思考。」

 

「培正嘅廣東話教學,百年來曾培育諾貝爾獎得主、高官,過往經驗已證明成功,培正今時今日一樣做得到。」俱往矣,數「普教中」老鼠,還看培正。

 

至於「普教中」另一重鎮香港普通話研習社科技創意小學,罰學生抄「我以後唔講廣東話」,亦制度暴力、校園欺凌之尤者也;請即到下址聯署狀紙,訴諸海內外公論,感激不盡:

 

https://goo.gl/forms/y0Twkw48Nz0B5ihK2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