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無視「普教中無助學童學習中文」的研究結果,執迷不悟的堅持以「普教中」暴政扼殺學童學習和使用母語的權利,也是釀成是次「我以後不說廣東話」的悲劇元兇。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以下是一個真實例子。一名補習導師替「普教中」學生溫習中文默書。導師以廣東話讀默「繁複」、「鑽進」和「塑料」,學生樣子看來大惑不解。原因是學生以普通話學習字詞讀音,對其廣東話讀音是一無所知的。這個例子充分展現了學童學習中文的難處,平日與人交流和接收媒體資訊是以粵語居多的,「普教中」式中文在日常生活不但無用武之地,而且不時面臨「普」和「粵」用語不同的矛盾衝擊︰電單車與摩托車、傳訊息與發訊息、冷氣機與空調等等。

當學生開始學習中國文學古典詩詞,如李白的《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明白到以廣東話朗讀詩句時琅琅上口,「間」、「還」和「山」押韻,但轉用普通話讀法是毫無押韻處,大失詩詞豪放氣勢。那時「普教中有助學習中文」的謊話也不攻自破。除非有天普通話跟英語共列為國際語言,全港的Band 1中學把英文轉以普通話為主要教學語言,否則,「普教中」式中文怎樣在香港一展所長,大派用場呢?

在「我以後不說廣東話」的悲劇裡,該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身為靈魂工程師,竟沒有意識「普教中」政治意義的睿智—通過建立普通話祟高地位促使中國殖民的奸計;也沒有知識分子的風骨,抗衡社會不義的勇氣,為香港文化傳承的劣勢雪中送炭—廣東話是香港文化的載體,也是擔當文化傳承的重要角色,貶低母語地位就是消滅本土文化的重要一環;更遑論要堅守道德修為和職業操守—眼見教育淪為政治工具,學習和使用母語慘成罪名,難道還有助紂為虐的理由嗎?(筆者對於該教師是否香港人身份很是好奇)

「我以後不說廣東話」等於背祖忘宗,宣言排斥香港文化,消滅本土民族意識,這句話將帶來無可挽救的惡果。

請支持「一人一信」行動抗議「我以後不說廣東話」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