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Cantonese is Hong Kong protesters’ power tool of satire and identity,QUARTZ,2019年6月20日

作者:Mary Hui

譯者:Jonathan Ngan

香港嘅示威者已經非常之嬲喇。佢哋想要全面撤回嗰條可憎嘅引渡法,佢哋要佢哋個首長辭職。示威被定性為『暴動』,佢哋亦要撤銷;仲有,佢哋要正正式式追究佢哋眼中警方濫暴嘅責任。而佢哋搵到一種別開生面、瘋傳網路嘅途徑去洩憤──廣東話食字。

係近年,吸引到多過百幾萬人上街嘅示威中,呢啲食字,係本土互聯網動員羣衆支持一啲共同訴求嘅重要一環,仲好有創意咁用盡廣東話常見嘅同音同押韻現象。

連廣東話解作反對移交逃犯畀中國嘅字——反送中(faan2 sung3 zung1)都語帶雙關,凸顯到個情況有幾嚴峻但又幽默詼諧,一如居於香港嘅律師兼作家Antony Dapiran話齋。個字食正zung1呢個同音異義字,既可解做中國,亦可解做終,或者鐘。

廣東話係香港嘅通用語,而個語言同香港身份認同可謂密不可分,而且呢個身份係異於大多數地方講官話/普通話(Mandarin)嘅中國大陸。正當中國近年開始加緊控制同干預香港,講官話同埋用簡體字(相對於香港同台灣用嘅正體字)甚至變成咗部份後生世代眼中嘅禁忌。

據Lian-Hee Wee ,一位有研究廣東話音韻嘅香港浸會大學教授,「至少自2014年起,廣東話就已經係抗爭嘅語言。」——個時正正就係雨傘運動個年,當時示威者佔領咗多個香港嘅主要道路,並要求落實民主普選。係呢個長達幾個月嘅大型示威,亦有好多頗爲流行,巧妙咁利用廣東話特色嘅口號。

一方面個語言傾向單音節,又有多個音域廣闊嘅聲調——準確嚟講係九個調;另外,可能拜香港港口城市嘅地位所賜,處於多個其他唔同語言以及文化嘅交匯處,個城市於是成爲多個家傳戶曉嘅廣東話妙語產地。同時用曬巧妙食字,易記又難忘嘅押韻,同有聲有色(仲通常頗粗俗)嘅圖,加上光速咁快嘅網絡文化,廣東話自然變成廣泛瘋傳嘅meme嘅「火藥庫」。

Lian-Hee Wee教授又話:「香港嘅廣東話係英文同傳統廣東話接觸交融嘅產物,同埋我覺得就係嗰超過150年嘅交流……令到啲人言辭可以咁有創意。」

其中一個流傳極廣,產生咗好多種類嘅meme,多到可以話係一個萬能key嘅一條片,就係六月十二號其中一個清場行動道拍落,影到個防暴警察用粗口對待個大嗌「記者!我係記者!」嘅記者。

「記你老母(gei3 nei5 lou5 mou5)!」就係個持警棍警員嘅粗暴回應。句話英文大概可以譯做:「Journalist your mom!」你老母香港係好常用嘅侮辱用語,本身縮短自「屌你老母」,呢句就有埋可代表性交嘅「屌」,毫無含糊,非常直接。

面對警察侮辱,示威者並無退縮,進而號召支持個記者,將句野改做好多唔同嘅變種,直頭用嚟諷刺政府。

就好似2014年個時,示威者用食字嚟「迫香港政府食返自己句字」,今個月嘅示威同樣把握每一個機會,用香港政府官員啲名嘅讀音嚟食字,變成示威嘅有力象徵。若果雨傘運動可以由「傘」(遮)呢個同散同音嘅字代表,咁反對從中條例嘅抗爭,係後世記憶中好可能呢個合體字會係一個重要象徵——一個合「自由」(英文係「Freedom」)同「閪」(英文解作Female genitalia或者cunt)於一身嘅合成字。呢句詞,出自另一個警察侮辱示威者嘅一句「出嚟啦自由閪!」,亦有埋片影到曬。

無咁粗俗嘅標誌同口號都有示威者用。例如,攞住比卡超公仔嘅就大有人在,皆因聽落似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個名,而佢正係送中條例嘅其中一個主要支持者,亦一個示威者所憎嘅人。

不過同時,有人就憂慮廣東話會慢慢畀官話取代(雖然都有人話係過慮)。無論如何,大型羣衆運動,例如今個月嘅反送中示威,都會再將廣東話變做一個重要嘅議題。

Lian-Hee Wee教授就話:「無意中,呢種運動嘅副作用就係復興語言,因爲我哋忽然要用我哋嘅語言嚟宣泄好強嘅情緒。」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