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七一佔領立法會後,八大校長陸續回應「反送中」抗爭,錢大康一直保持沉默,直至今日(8號)去信全體師生校友回應,稱示威者「絕大部分是青年人和父母」,問「大批青年日以繼夜熱血街頭,他們甘冒前途盡毀在所不惜,面對牢獄之災有所不顧,他們的訴求超越經濟和物質。社會應該如何回應?」,「推動社會發展,給予青年人希望,亦是大學無可推卸的責任。」,呼籲與青年人要有「廣泛的深度對話」。以下為錢大康信件全文:

各位同學、同事、校友:
與青年人同線連心
我的心情未曾如此沉重。在過去數星期,大批示威者走上街頭和平抗議,絕大部分是青年人和父母,我相信很多是他們人生第一次上街。起初我從他們面上看到、失望、恐懼和憤怒,然後我看到絕望、肢體衝突和仇恨。
不論我們政治立場如何,看見我們家園動盪,實在叫人心碎。當前急務,是希望不同政見陣營停止互相責難,示威者冷靜下來,從政者打開心扉,大家一同實事求是,尋求紓解香港困局的方案。
要解決香港的困局,第一步是找出問題的根源。過去一段時間,我備受一連串問題困擾。對這些問題,我沒有答案。故此我把思緒梳理一下,提出三個基本問題,讓大家集思廣益,尋找答案。推動社會發展,給予青年人希望,亦是大學無可推卸的責任。
第一問:九七回歸之後,全球曾經陷入困難時刻,但當時香港仍讓我們感到希望。但踏入 2010 年代,我們開始見到社會上互不信任,青年人感到失落和無望。最近,我們甚至見到肢體衝突和港人之間的仇恨。香港多年來一直都有建制派和泛民之爭,但以往無論是在街頭或議會,大家都互相尊重,文明理性,提供多元的政治光譜以豐富社會上的辯論。但今天我們社會各走極端,互相敵視。為什麼?如何解決?
第二問:我年輕時,相信天道酬勤,只要不斷努力拼搏,自然可以過理想的生活、找到不錯的工作、在舒適的小天地建立家庭,對社會作出我微小的貢獻。但今天的青年,不論他們如何努力拼搏,這些基本渴望似乎都遙不可及。以香港的整體富裕,卻有不少市民仍然在貧窮線下掙扎,他們的居住環境,甚至不及第三世界。為什麼?如何解決?
第三問:香港的青年,尤其是學生,越來越積極投入各類社會運動。不少人相信有了繁榮穩定,便足以讓港人幸福快樂。但我們大批青年日以繼夜熱血街頭,他們甘冒前途盡毀在所不惜,面對牢獄之災有所不顧。他們的訴求超越經濟和物質。社會應該如何回應?
上述問題我們不可迴避,必須尋根究底,才可以明白香港困局的根本,從而尋找紓解困局的方案。要解答這些問題,要心連心地與青年對話。作為教育工作者,我視青年為紓解困局的夥伴,而非困局的源頭。我建議成立與青年對話的大平台,深入了解他們為何失望和憤怒,他們有何夢想,他們希望如何貢獻香港。
我呼籲由理性開明、備受青年人信任的非政治人物組成與青年對話的促成者。他們不宜由政府官員、各級議員、或有鮮明政治立場的人士擔任。他們的工作是與不同頻譜的青年人共同促成一連串青年公開論壇。每次論壇都設定明確主題和清晰的討論議程,並以公開和共容的形式進行。論壇目的是讓社會深入了解年輕一代的心聲和訴求,然後作出建議,供政策制定者參考。
我希望透過與青年人一連串廣泛的深度對話,能夠有系統地了解年輕一代的心聲和訴求,讓社會能夠以青年人的視角去審視社會議題,和更準確地掌握青年人的脈搏,以充實青年政策和社會政策的內容。讓我們停止對抗,使香港平靜下來,打開對話,建立互信,謀求共識。
我們曾經從我們父母和老師承傳了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我們有責任和青年人共建一個更美好的香港。
校長錢大康
2019 年 7 月 8 日

浸大山神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