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校長回應「反送中」抗爭,錢大康最後採取較溫和態度撰文,問「大批青年日以繼夜熱血街頭,他們甘冒前途盡毀在所不惜,面對牢獄之災有所不顧,他們的訴求超越經濟和物質。社會應該如何回應?」,呼籲與青年人要有「廣泛的深度對話」。有浸大教職員喺HKBU Secrets匿名文章,坦言錢大康「較溫柔的言論的原因與DSE放榜大學招生有關」,只因不想得罪年青人影響收生,繼而影響資助,而採取較溫和言論。

 

“由六月份到現在,看了許多關於送中條例的新聞,評論,和及後的遊行,示威,衝擊立法會,光復行動,連儂牆等等。從這些新聞和評論中領悟到一個關於香港各大校長及教授們之取態的道理。

利申:教職員。

錢大康算是最後一批表態的大學校長之一。相比起香港大學校長張翔的言論,錢的尚算是溫柔。何解?或者是錢不想再有負面評價。但是,你認為他在意嗎?

他較溫柔的言論的原因與DSE放榜大學招生有關。各大學現在其中一樣最緊張的是招生,因為這是直接影響大學可以得到的資助。大家都知道浸會大學現在可算是臭名遠播。我不在這裡重覆以往的負面新聞。如果大學校長在這個敏感時刻發表和年青人理念相反的言論,後果堪虞。

當然香港大學就不會在意。

或者大家應該想一想,為何認為大學校長和教授們會支持年青人?支持年青人即是反對政府。在香港的大學,升職到終身制(即是除非你干犯了刊事罪行,否則不可以解僱你)或更高的職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取得研究資助(research grant)。決定批出研究資助的是誰?你相信批出研究資助與否會否和申請者的言論無關嗎?即使真的沒有關係,你認為會有教授為了正義而發聲從而不能由助理教授(非終身制)晉升為副教授(即終身制),或由副教授晉升為教授甚至乎更高的職位嗎?請緊記,現在的香港的大學當中,大陸人的教職員的比例相當高。升職的決定權大都落在大陸人手中。即使你年年獲批研究資助,大學亦有最終的決定權。即使只說浸會大學,近年亦聽到不少無理解僱的消息。極權統治是沒有說錯吧。

再者,大部份教授都是俗稱的”打份工”。即係學富五車但不一定代表明白事理。請年青人不要期望他們會像他們所說的保護年青人云云。

當然,很高興在最近看到某學系給學生發電郵給與支持。那麼其他學系又如何?

我明白以上所說的是一個殘酷的事實,但請注意,這是一個事實。

最後,請大家加油。這會是一個長期的抗戰。”

浸大山神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