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協理副校長楊志剛今日以「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前專業應用教授」名義撰文,回應舊生木思對其「洋紫荊革命論」嘅「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嘅批評,指斥舊生用筆名,並不光明磊落。佢更引用國務院發言人王毅言論「有西方黑手在港煽風點火」,以證明自己創作嘅洋紫荊革命論「是一項判斷,而非幻想。」

以下為文章全文:

【明報文章】時事評論總有不同觀點,但立論基礎必須穩妥。立論最堅實的模式,是忠實地以相關事實帶出觀點,而毋須加以主觀的意見來支撐其立論。忠實地將有關事實呈現出來,就是光明磊落、不作斷章取義、不扭橫折曲。本文百分之一百按照這個原則來駁斥8月6日《明報》署名「木思」以「香港浸會大學教務議會前成員」身分發表的文章〈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回應浸大協理副校長楊志剛〉(註)。

木思文章的主旨,是質疑我是否有能力執行大學管理層職務,因為我的文章「陳述的已不是思考的結論,而是幻想的世界。他幻想近日的抗爭為『洋紫荊革命』」。

所有立論都不符事實

木思文章判斷我是「幻想」。本文不作斷章取義,不以偏概全,不增一字,不減一字,分析木思幻想論的基礎。我發現的事實是,木思文章所有立論都與事實不符。

木思「幻想論」的第一個立論基礎是「在楊先生幻想的香港,社會抗爭只有年輕人參與,因為他們『連發泄性荷爾蒙也苦無地方』,只好『脫去西裝戴面罩上街守護我城行使公義』。楊先生幻想的民怨,只是源於經濟民生」。

事實是,我的文章的清楚建議是「香港要長治久安,宜盡快完成政治模式的過渡。港人一直擁抱西方民主思想,重啟政改以實現雙普選,是能夠提供香港長治久安的民主穩固模式」。木思文章的引述以偏概全,與事實不符。

幻想論第二個基礎是「在楊先生幻想的中國,國家受盡多年屈辱,如今對內每個人民都得享富強、安穩、幸福生活,對外亦沒有試圖重整世界秩序,倒是時刻受外國勢力干預。只要香港立即按《基本法》第23條訂立國安法,國家就不會再在香港以威權來穩固政權,也不會加強維穩力度,並會讓香港有民主」。

事實是,上述「對內每個人民都得享富強……」這一段文字只是木思的創作。我從來沒有用過這類字眼和表達過這樣意思;什麼「世界秩序」的字眼,從未見過。描述國家不斷進步是有的,但並無這樣誇張和片面的描述,亦沒有迴避國內的黑暗面,包括六四、李旺陽事件等均有寫過。木思這樣「引述」我的文章,違背了事實。

至於有關基本法23條立法,木思所引述的亦絕非我的原文——原文是「倘若港人不接受國家安全立法,令到香港無法邁向民主穩固,則動盪只會不斷加劇,直至民意逆轉,允許制度的力量默默加強維穩的力度,邁向有香港特色的威權穩固」。木思引述時加上附註,給讀者錯覺以為是原文的準確引述,但事實上卻是肆意更改、錯誤引述,不符學術界的標準。而且,縱使是被木思扭曲之後,我原文所說的亦是一項判斷,談不上「幻想」。

幻想論的第三個基礎是「在楊先生幻想的世界,全世界一切政治經濟民生問題都可歸咎美國。顏色革命由美國策劃,而他幻想的『洋紫荊革命』亦是這些顏色革命之一」。

事實是,細讀我每一篇文章,從來沒有直接或間接作出「全世界一切政治經濟民生問題都可歸咎美國」這類偏激片面的說話。我多年來批評美國偽善的文章不少,但全部提供相關事實為基礎。

至於稱呼香港目前這場風波為「洋紫荊革命」,是一項判斷,而非幻想。這項判斷,是基於國務院發言人及外交部長王毅均明確指出有西方黑手在港煽風點火。木思將這項判斷加上憑空揑造的偏激言論加諸我身上,以作為「幻想論」的基礎,進而質疑我是否有能力擔任協理副校長一職,這立論並不穩妥。

我的文章以真實姓名,並清楚表明是以「教育工作者」的身分撰寫,未知為何木思硬要將文章與我的職稱掛鈎。翻查浸會大學教務議會目前和以往成員名單,均無「木思」其人,有理由相信這是筆名。不用真名,而套上香港浸會大學教務議會「前成員」的身分發表不符事實的評論,並不光明磊落。

註:bit.ly/2KAdAYq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前專業應用教授

[楊志剛]

浸大山神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