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穴來風

關於取消中文科聽、說考試卷呢個建議,其實從來都冇出自老師把口。

睇返報道,係直至2017年,前考試及評核局秘書長唐創時離任前無啦啦建議:

「以內地為例,中文科考核只有閱讀理解及寫作,最盡的情況會否不用考聆聽與口試等。」

今年5月,喺政府未有公布任何文件之時,親建制星島日報突然放風

「教育局屬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正聚焦於中文科課程精簡,說話能力或改為校本評核

同時教育局內部研究,亦指維持該科口試安排欠缺效益。

有前線教師指,現行口試只考小組討論,考生表達難有深度,甚至「通識化」,與該科要求呈現文化知識相差甚遠。」

報道更稱,學校為口試操練及備試,佔用大量課時及教學空間,但本港絕大部分學生以中文為母語,口試多年被質疑實際意義不大。

早喺今年4月,另一親建制傳媒香港01亦曾無啦啦建議「革除」兩卷。

 


低調諮詢

教育局屬下小組諮詢程序,卻係十分低調,冇好似以往廣發問卷予各校中文老師。

諮詢文件僅此兩句:

「中國語文和英國語文科: 需要減少考試卷數及/或簡化校本評核。」

「另有意見指,中文既為大部分學生的母 語, 有必要檢視現行公開考試評核聆聽和說話能力 的作用,優化後而騰出來的課時,可讓學生更深入鑽研該科 ,學 習中國文學和中華文化,或進行其他方面的學習,以及發展個人的興趣。」

38頁諮詢文件僅得兩句輕輕帶過。

加埋親建制「早著先機」嘅報道/社評

如果咩都唔做,結果好容易預料,

就係政府會話坊間好多聲音都要求取消聽說卷,因此順應取消之。


接軌大陸

前考評局秘書長唐創時言論已經講到明:因為大陸得兩份卷,香港都要得兩份卷。

香港教育理念語文一向以聽、說、讀、寫為中心嘅全面教育,取消兩卷唔同淨係取消綜合能力,根本係同本身教育發展背道而馳。

咁點解大陸冇聽、說兩卷?其實大陸就係將聽、說分拆出去,變成「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

香港現時嘅粵音朗讀測試仲喺萌芽階段,香港老細要了解應徵者溝通能力,

主要都係好依賴現時文憑試聽、寫兩卷。

一山不能藏二虎,

喺香港普及返國家語委個考試,始終就要對聽、說兩卷痛下殺手。

此外,唔少中學中文科主任都表示,公開考試要用廣東話考聆聽、說話,因此唔會用普通話教書,

因此搞「普教中」嘅中學僅得27.84%,遠低於小學搞普教中嘅 70.61%。

一旦取消聆聽、說話卷,中學隨時就會喺各種壓力強迫下使用普通話教中文科。


必須喝止

呢個唔係立法會草案,唔會交上去等一讀、二讀、三讀。專責小組一九年年底會向政府提交最後報告,跟住就會改。

換言之,同反對國民教育一樣,家長同民間聲音就係最大嘅力量!

 

資深中文老師、墳場新聞總編輯分析:


「有聆聽卷有口語卷,我地先較容易反對用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政府現時的建議係叫學校自己做校本評核你死你賤。」

佢建議去信教育局可以寫得學術啲,提供咗一啲理據:

理據:
1. 聽講讀寫本為主要學習語文能力的指標,在二十一世紀,即時互動的溝通與準確的聆聽同樣重要。
2. 口語表達能力以多元多向方式考核學生對題目的理解與應變,而課程原先由兩份卷改成四份卷的原意本是多方面考核學生能力,是故不宜單以寫作卷制肘學生。
3. 聆聽能力亦是學生學習態度培養的關鍵,一個公民若無合宜的聆聽理解能力,社會衝突就會增多。
4. 卷三聆聽卷一直以實用文教學貫串,如果降低卷三的重要性,恐怕令文憑試課程原有的職前裝備教育效能減弱。

請於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星期一)或之前,以郵寄、電郵或傳真方式把書面意見交予專責小組秘書處:
郵寄地址:

香港灣仔
皇后大道東 213 號
胡忠大廈 13 樓 1301 室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秘書處電郵: taskforce_cur@edb.gov.hk
傳真號碼: (852) 2573 5299

遞交意見書時是否提供個人資料,並無硬性規定。就此所收集的任何個人資料只用於是次公眾諮詢,分析工作完成後便會銷毀。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