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中國現存二十四名「全国政协副主席」之一梁匪振英昨夜(十九號晚)不甘寂寞出榜臉書挑剔香港浸會大學方學生會幹事長仲賢「英語水平」,無病呻吟道:「太恐怖了!」惟帖文白字連篇,羞辱對方不遂,反而自曝其弄獐宰相身世,可謂賊喊捉賊、衝出嚟。

按梁匪筆下錯處,計有誤「搞學生會活動」個「搞」為「攪」、誤細長物體專用量詞「枝」為「支」、誤鴨寮街出售「雷射筆」為「雷射槍」。搞、攪有別,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朱先生承樸於一九八九年七月梁匪「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墨跡未乾之際,早有;枝、支之辨,萬里機構出版《不寫錯別字:小學高年級篇》一書頁七十八亦論及,梁匪下筆不如小學生明矣。至於鴨寮街可有雷射槍出售,今日梁匪,豈有勇氣落區不恥下問?

梁匪振英昨夜不甘寂寞出榜臉書挑剔香港浸會大學方學生會幹事長仲賢「英語水平」,無病呻吟道:「太恐怖了!」

查英皇書院舊生梁匪振英對答,則近乎伏獵侍郎,二〇一四年五月曾將「深惡痛絕」講成「深痛惡絕」;一六年十月「 Three C Meeting 」一語,教母校同在般咸道上嘅聖保羅書院校友、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莞爾,世以此定兩校之優劣。一五年七月,儘管振英奏請北京罷免鈺成胞弟德成民政事務局長一職、清洗「鈺德池」得逞,亦無改德成局長指正「讓年青的」應作「讓年輕的」一是、振英拒諫之非。可知梁匪中文一塌糊塗、英文一塌糊塗、治績一塌糊塗,主因乃羞於認錯、老羞成怒、遷怒提出問題啲人並加以解決,而死不解決問題。

一六年十月「 Three C meeting 」一語,教母校同在般咸道嘅聖保羅書院校友、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忍俊不禁,世以此定兩校之優劣。

然則梁匪本貫山東威海,地處古萊國,土人稱萊夷,自古不隸中華,直至齊太公武裝殖民其國;西元前五〇〇年,齊、魯兩國會盟於夾谷,齊景公安排亡國奴萊人獻舞,俾孔子曉以「裔不謀夏、夷不亂華、俘不干盟、兵不偪好」大義作罷──以孔聖人為標準,則振英家鄉啲居民及其後裔,並非中國人;講中文、寫漢字不如母語通順,亦無可厚非。

振英並促請浸大「向納稅人回應一下」方會長「是怎樣考入浸會大學」,奈何錢大康校長公務繁忙,八月七日與諸生互訴衷情尚且來去匆匆,不似梁匪樂得清閒,至今未置可否。

【附】梁匪近作,網民勘誤。另 police officers 二字亦較 policemen and policewomen 簡潔。

梁匪近作,網民勘誤。

山神Telegram Channel:https://t.me/hillgod

浸大山神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