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畢閣下《拒絕以幻想作分析基礎》,眼看閣下多次批評木思師兄的立論並非建基於事實,實為木思師兄感到不值,因為很難想像一個創作力量和幻想嚇學生一跳的副校長,竟有資格批評其他人的文章是用幻想建構。閣下《洋紫荊革命第三波》及較早前的《「洋紫荊革命」的白手和黑手》,提出美國在香港策劃「顏色革命」,不是從未有提出證據嗎?只單憑王毅的一句「請收回你們的黑手!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香港不是你們橫行的地方!」,就抹黑200萬人上街的汗與淚;將年輕人用性命相搏的抗爭,描繪為受美國指使和挑撥而發的行動。閣下對木思師兄的回應,教會學生何謂律人以嚴,待己以寬。此文標題──「幻想者的圍爐取暖」,即因閣下時刻追隨王毅,乃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想像的「顏色革命」論而度身量製。
《洋紫荊革命第三波》一文延續了閣下斷章取義和毫無事實作論證的寫作風格。閣下引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Mike Pompeo) 接受彭博 (Bloomberg) 訪問時的發言,但只取其中一段,意圖令讀者以為美國政府單純譴責香港示威者,學生於是到YouTube翻看當日訪問片段“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on Iran, North Korea, the Middle East”,蓬佩奧談及香港局勢由5:48開始,至6:23為止,以下為對話內容:

主持人Kevin Cirilli:…but these protests in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authorities have rejected a request by protesters to take the streets on Saturday. I mean, are you concerned about China’s military intervening in Hong Kong?
蓬佩奧:President I think captured right when he said we need china to do the right thing, we hope that they will do that, we hope that the protest will remain peaceful, we think that’s important to avoid violence wherever there are protesters, we always think that’s in the world best interest and that’s certainly the case here as well.
對話內容中顯而易見,重點有二,一作希望中國政府做正確的事,二為希望示威能和平進行。到底何謂「正確的事」,可援引兩段他於7月29日的言論,第一段是在華盛頓特區經濟俱樂部 (The Economic Club of Washington, D.C.) 的座談會中,蓬佩奧在回應主持人問及中國會否武力干預香港示威時,道「我們一直清楚表明,示威是適當。我們在美國也看到示威,我敢說,我的車今天進國務院大樓的時候那裏也有示威者。我希望中國做出正確的事情,尊重涉及香港的協議。」 (原文為:Having said that, look, we’ve been pretty clear: protest is appropriate. We see this in the United States. I am confident there will be protestors when I drive through the building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today. And we hope the Chinese will do the right thing with respect to respecting the agreements that are in place with respect to Hong Kong.)
第二段則轉引自經濟日報網上版,題為《美國是香港抗議「幕後黑手」?蓬佩奧稱荒謬》的報導,內容引述蓬佩奧指「他認爲那些抗議活動完全是那些香港民衆自發的舉動,他認爲那些香港民衆是在要求政府傾聽他們的聲音。他認爲每一個政府都應該傾聽他們民衆的呼聲。」綜合以上兩節,大概可知蓬佩奧所指「正確的事」,是希望中國政府確保香港依然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進一步推論甚或可視作要北京尊重香港的民主制度,盡快落實雙普選,至於香港政府亦要回應市民訴求。閣下單憑一訪問,聽到「暴力」二字即見獵心喜,欲描繪一個香港的示威已與暴力劃上等號,美國和香港割蓆的幻象。原本此等幻象潛藏閣下心中並無不妥,畢竟人總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但作為公眾人物,一校之長,身為教師,斷章取義以誤導公眾,恐怕為閣下之學生做了一個壞榜樣。若閣下此文已是寫作功力之全部,恐怕閣下近來數篇政論是在將自己的學術研究生涯用來作賭注,始終一個寫文章斷章取義的學者,難以服眾。
同樣的情況亦出現於閣下引用香港美國商會之聲明,閣下只道商會指呼籲停止暴力,欲借美國商會之口描繪近兩個月的示威是暴力行為。唯閣下所引之句子,原句為 “However, the chamber also recognizes that violent and destructive acts will be costly to the city’s economic and cultural success and urges all Hong Kong people to refrain from violence and engage the government in constructive dialogue.” 當中所提及 “all Hong Kong people” 同時包括警方,閣下若想借蓬佩奧之口抹黑和打擊示威者尤自有一定依靠,可這次美國商會用上 “all Hong Kong people”,閣下斷章取義扭曲文意之用心昭然若揭。與此同時,商會提出政府應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以及通過一個國際性及可靠的獨立組織調查所有與修例相關的事件 (“to convene an internationally credible independent inquiry into all aspects of recent unrest over the bill, a move that will demonstrate fairness and justice under the rule of law.”)。事實上商會的聲明主旨是要求政府要採取行動避免社會再發生衝突,使營商環境回復穩定,而唯一方法便是政府的行動要符合市民的期望,了解社會的深層問題,而非單純將社會動盪的成因歸咎於是次修例。閣下無視聲明之完整性,單單截取其中一小部份,並將之放大,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閣下此文,除了再次暴露寫文章多斷章取義的陋習以外,繼續沿用「顏色革命」,「洋紫荊革命」等詞表露閣下「偽中立」的立場,在結語部份表面希望為香港社會獻計謀求出路,實際上只是為中央背書,意圖營造氛圍,將香港的核心價值拱手奉送北京政府。迄今閣下依舊未能以實質證據證明反修例風波中的連串事件由外國勢力策動,卻繼續將香港的示威活動和美國中央情報局掛勾。「顏色革命」本來只是用以描述以特定顏色或花朵作為標誌,追求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的示威運動,本應視作中性詞,不帶褒貶。但何以於閣下文章中「顏色革命」成為了貶義詞,成為了破壞香港長治久安的元兇?正因閣下對於「顏色革命」的理解來自中國的論述,即如沈旭暉教授於《巴西、委內瑞拉是否發生「顏色革命」?》一文開首道:「「顏色革命」這名詞,在中國、俄羅斯等政界相當敏感,認定是美國靠煽動群眾運動顛覆別國政權的模式,西方學界則普遍不接受,乃至認為是陰謀論。」於此足見閣下為中共政權背書,無視社會大眾對連串示威活動的認知。劉進圖先生2014年所撰的《顏色革命論脫離現實》,其結語所批評的正是閣下此等無視社會現實之人。
閣下於文末提出,港人應以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網絡安全立法,以及規管外國代理人立法,換取中央給予香港雙普選。問題是,香港人為何要犧牲自己的自由,去換取香港本應擁有的普選?23條對人權的衝擊不必多談,2003年50萬人上街反對已是最好的證明;中國的《網絡安全法》令政府可以隨時監視人民的一舉一動,限制網絡自由;至於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更是莫名奇妙,閣下未能證明香港存在「外國代理人」,相反中共代理人比比皆是,每年民建聯黨慶中聯辦主任大手筆捐款卻不見閣下提出異議。閣下若要推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請先回答兩條問題:一,此法案會否包括監管中國大陸對本港政團的各方面支援?香港奉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政治環境如不涉及國防及外交,北京政府不應以任何方式干預港人自治權,即使涉及國防及外交問題亦不是以資助本港政團來解決;二,閣下請以實質證據表明有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此兩問若閣下沒法回答,則香港根本無須以當年美國防止納粹德國的方法,制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閣下在《拒絕以幻想作分析基礎》批評木思師兄以筆名發文不光明磊落,可自己卻用「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前專業應用教授」的身份發文,不知是否認為香港浸會大學協理副校長一職過於丟人,還是覺得用中文大學前教授的名義就光明磊落。學生還是這句話:官高至此,就再沒有中大前教授此等蒙混過關的招式可用。

伍拾

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一個嘗試理性寫作的人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