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北京派拎考評局歷史科試題大造文章,教育局怒插考評局,現任考評局秘書長、前浸大教務長蘇國生博士就清楚表示對試題作出評論,會影響閲卷公平公正,有損考生利益;承諾會嚴肅跟進等。呢位蘇博士,同浸大嘅衰落都有啲淵源,今日嘅景況都幾令人唏噓。

我同蘇博士只有一面之緣,係喺浸大廢除普通話門檻公投之前,難得一次師生論壇。當然,錢大康同佢班信勢旦旦會聽學生意見嘅副校長,一個都冇出現。最高層嘅,正正係呢位蘇國生。

但錢大康事前已經放晒風,堅決死攬普通話政策,於是我作為公投發起人,喺論壇上憤而質問:「錢大康話:『睇唔到浸大有取消普通話政策嘅任何可能。』咁仲有咩討論空間?咁唔通我哋學生通過公投、教務議會表決咗之後,都唔可以取消強制普通話政策咩?咁樣好霸道啫。」

蘇博士個回答好平淡,但對我嚟講非常震撼。佢話:「我唔知道錢大康講過啲咩,亦都唔評論啦——但校長唔係大晒,佢都只係聽教務議會嘅表決做嘢。只要教務議會議決通過,普通話政策就可以取消。」

聽到佢講得咁堅定,我都好驚訝。我好少內心咁受觸動,冇再進一步追問問題。我第一次感覺到,浸大管理層都有講道理嘅人,唔係個個都咁獨裁。於是我喺論壇之後繼續做文宣,通過咗學生公投;又搵晒論文證據,包括本地語言政策研究同新加坡嘅學術數據,證明「普通話畢業門檻弊多於利」,希望遊說各學院嘅院長同高層,喺教務議會投下「廢普」嘅贊成票。

但翌年,蘇博士就做咗考評局秘書長,離開浸大。錢大康更加專橫,屢勸不改,最後喺學生和平到語文中心抗議後,破天荒將連我同劉子頎停學,為浸大嘅校園暴政揭開新嘅一頁。

停學兩年,我有陣時都會諗起蘇博士,諗起佢嗰句「校長唔係大晒」。今時今日面對千夫所指,蘇國生仲提緊「審題委員會」及「科目委員會」,就好似佢當年咁重申制度上要以教務議會為依歸咁。但而家佢坐得呢個位,仲有可能講句「爱国唔係大晒」咩?何況今日唔係2016年嘅嗰個四月,嗰個梁天琦參選完補選無耐嘅四月。

執筆之際,教育局長楊潤雄竟然無視所有機制,揚言話會要求取消成條爭議試題;又會派員到考評局了解出題機制。我希望蘇博士頂住,因為我睇住教育界會講道理嘅人越來越少。我仲係好奢望呢個社會,唔好再輾碎一個又一個真正講道理、講規矩、講制度嘅人;又寄望喺巨輪之下,我哋都仍然做粒堅定不移嘅頑石。

 

想知道更多有關港語學嘅資訊?請立即訂閱港語學telegram channel同Instagram,跟貼廣東話最新消息!

Telegram:https://t.me/gongjyuhok

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gongjyuhok/

陳樂行

港語學召集人、中文教參書作者、補習老師、教育政策評論人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