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加坡推普舵手發表咗一篇名為「香港中文『再出發』的路向」嘅文章。喺呢篇文章入面,推普舵手痛斥香港有「反骨仔」阻止香港推廣「普教中」,力倡「香港應該好好地向新加坡學習學習」,推動全國講華語。

呢位舵手指出:雖然香港喺回歸兩年後,政府就將普通話定作中小學嘅必修科,而且喺2000年列為中學會考嘅科目。但可惜嘅喺,香港嘅莘莘學子喺中學畢業之後,多數唔識講流利嘅普通話,更加唔會用普通話拼音輸入法。佢歸納過後,得出三個原因:普通話同中文分開教、社會唔會推廣普通話同校園環境多以廣東話作主導。

喺香港嘅科目分類入面,普通話同中文喺兩門課程。香港大多數學校都喺「粵教中」,即喺中文科用廣東話教。雖然中文科入面所揀嘅白話範文都喺現當代標準漢語系統,但喺老師大多數唔會用普通話教。相反,中國大陸、台灣、澳門同新加玻嘅教育制度入面,普通話喺唔會單獨設科,語文科上都會直接用普通話教。但喺香港就分科教學,教生字、注音工具都用粵語個套,於是學子自然唔熟普通話。

其次,香港嘅學校環境多數由廣東話主導。香港嘅學生一星期剩喺上兩節普通話,學到嘅普通話亦都唔多。所以一到中文課,所學到嘅普通話就俾廣東話抵銷曬。

最後,特區政府喺社會上對普通話嘅推廣唔多。喺香港,會講普通話嘅銀行職員、酒店侍應、售貨員、導遊等等,都喺因爲職業需要而利用業餘時間,自費報讀補習班學習。喺香港,家庭用語、社會用語、廣播用語、影視用語同辦公用語等等,都喺用廣東話,令到大眾缺少學習同講普通話嘅環境。

呢位舵手除咗歸納香港人普通話唔掂嘅原因,仲批評香港官方唔願意推廣簡體字。佢話特區政府教育局嘅「課程指引」提及過,「學生應掌握認讀簡化字」。但喺中文課本、書籍報刊都用繁體字,學生寫文又用繁體字。於是佢就質疑,咁樣要香港人點認得簡體字?而且佢又鬧香港老師經常誤導學生,令佢哋學咗啲錯誤嘅中文字型。例如一個小學老師喺改學生習作嘅時候,喺「步」字下嘅末端用紅筆加咗一鉤。於是,家長就問老師,書入面嘅「步」明明喺無鉤,應該以邊個為準?老師就話台灣喺有帶鉤,幾部字典都有帶鉤。

舵手認為,特區政府喺制定教學語言政策嘅時候,經常唔記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九條嘅規定:「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而且香港眾多公務員入面,有一部分「反骨仔」,阻礙普通話教學嘅實施,「將工具性的語言文字政治化」。

不論舵手嘅觀點係咪正確,但廣東話、或者各地嘅方言,都有保留嘅必要。強推「普教中」,甚至會有負面影響。早於2002年培道小學研究指出,轉用普通話後中文科成績倒退或不變。有曾試行普通教中文之學校,檢討後發現整體成效未見顯著,遂回歸廣東話教中文,恢復正常。另外,對母語並非廣東話嘅少數族裔學童而言,普教中實際上亦阻礙佢哋融入以廣東話及繁體字為主嘅香港社區,失去日常生活中應用中文嘅機會。

 

想知道更多有關港語學嘅資訊?請立即訂閱港語學telegram channel同Instagram,跟貼廣東話最新消息!

Telegram:https://t.me/gongjyuhok

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gongjyuhok/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