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後代不堪屈辱 正名討公道

1874年5月22日,屏東排灣族人被日運以「懲凶」嘅名義入侵,最後因寡不敵眾而敗,即歷史上嘅「牡丹社事件」,部份屏東排灣族人嘅年輕族人認為外來文字嘅詮釋不能夠真正撫慰呢146年嚟嘅創傷,喺最近發起正名為「sevalitan」(排灣語)嘅行動,希望突顯在地史觀同埋落實歷史轉型正義。當中涉及嘅轉型正義意指由民主政府透過檢討探究過去因政治思想衝突或者戰爭所引發嘅各種違反國際法、人權保障等行為,從而追究加害者嘅犯罪行為,爭取其犯罪所得嘅財產權利。而牡丹鄉公所就表示透過學術研討會、紀念日、規畫建紀念館等行動,經已能夠建立歷史詮釋話語權的自主性,無改名嘅必要,正反兩派嘅聲浪激盪。

 

「百年多來族人英勇事蹟,始終流於文獻負面評價,祖先守護傳統領域的歷史,被殖民者的命名所框架!」發起正名嘅牡丹鄉石門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杜詩豪就話,呢場抵禦外侮的衝突,身為此歷史文化遺產嘅繼承人,5月22日呢日無被尊榮咁紀念住,甚至連當時參與捍衛領域嘅族人臉譜都係模糊嘅,喺無被善待、長期屈辱下,希望透過發起正名活動,還俾先人一個公道,亦都賦予當代與未來族人轉型正義嘅開端。

 

杜詩豪又認為,中文嘅命名不足以表現排灣族人嘅用字習慣,又充滿國族主義與國際法嘅生硬權利關係,無文化深遠意涵,當時喺汝乃溪、牡丹溪與竹社溪三大流域邦聯部落集體抵抗日軍行動,sevalitan語意廣義為「繼承、承襲、祖靈、跨越」,唔單指係劃時代創新同埋富含文學性用字,亦都取代咗歷史狹隘嘅地域性;推動正名除咗能夠記取歷史沉痛教訓,擺脫殖民者論述與地緣政治框架同埋跳脫語言文字嘅刻板用法,用自己嘅詞彙嚟紀念先人歷史。

 

「轉型正義是因為有不正義,試問有嗎?」牡丹鄉公所有關主管就咁樣回應,過去大多係漢人同日人殖民史觀點,當時嘅排灣人被塑造殺人魔,前牡丹鄉長林傑西、陳英銘辦研討會、訂紀念日、設紀念公園並規畫紀念館,已建立自主詮釋歷史觀點嘅自主性,強調係文化、語言隔閡產生誤會造成嘅悲劇,希望以歷史為鏡,學習和解,用愛化解仇恨,認為無改名必要,但會持續溝通化解歧見。另一邊廂,原民立委伍麗華就強調,正名代表住歷史話語權回到在地族人手中,應被鼓勵同尊重,呢個亦都係地原住民族正努力嘅方向。

 

資料來源:https://udn.com/news/story/7327/4617404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