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4日上午,蒙古南部西部Alshaa左旗中國共產黨委員會嘅蒙古籍女官員Surnaa喺住所墜樓身亡,以抗議中國當局新學期嘅打壓蒙古語政策,即「第二代雙語教育」。

「我叫Altanbagan。今日,我太太跳樓自殺。帶住最深嘅痛苦同悲傷,我會話,蒙古人,呢個就係新一輪嘅『文化大革命』。我親愛嘅蒙古兄弟姊妹,我只想對你講,我哋阿爾沙嘅蒙古人同各處蒙古人一樣都係咁堅定不移。」阿爾坦巴根先生本人都係左旗嘅黨委官員,佢喺微信中通過音頻聲明話。

「我係Surnaa嘅嫂嫂。呢一刻,我喺醫院,企喺佢遺體旁邊。她今日凌晨5點左右喺屋企跳落嚟。Surnaa喺微信話,臨跳之際,佢對母親同丈夫講咗最後一句遺言:「因為『雙語教育』,我惟有離開你哋。」

阿爾沙阿聯盟公安局喺「警察報告」中確認,「蘇娜娜,33歲的女性」喺一棟建築物上跳落來,2020年9月4日上午7:40喺醫院死亡。

蒙古南部西部Alshaa左旗中國共產黨委員會嘅蒙古籍女官員Surnaa喺住所墜樓身亡,以抗議中國當局新學期嘅打壓蒙古語政策

呢個係抗議新語言政策嘅第四個犧牲者,呢個政策旨在喺未來幾年內將蒙古話喺成個蒙古南部嘅所有教育系統中徹底消除蒙古語言。其他三名死者包括霍欽左中旗嘅一名蒙古中學生,昂格紐德橫幅嘅父母和舒倫-胡納橫幅嘅一名老師。

估計有30萬蒙古學生繼續罷課,而中國當局採取強硬打壓手段,命令黨委、政府部門同教育部門嘅所有蒙古僱員唔單止要帶自己嘅細路返學,仲要交數,叫埋另外四至八個細路上學。否則,威脅手段包括炒魷、開除黨籍、削減福利同將兒童列入黑名單等。

「埃倫·霍特(Ereen-hot)嘅政府僱員侯斯倫(Huslen)拒絕與其上司合作。」Huslen嘅朋友喺微信中話:「當佢被威脅去維護細路定係工作嘅時候,佢好勇敢咁話,我揀細路,然後離開咗政府大樓。」

互聯網上來自南蒙古各地嘅類似帖文和音頻剪輯正迅速傳播開來、互相鼓勵,唔好放棄捍衛母語嘅抗爭。

「你來到我嘅草場、騷擾我。你話你要抄低我講嘅嘢,繼續抄啦。你要我簽名?我會畀你嘅食屎狗!為咗我哋細路嘅未來同我哋國家嘅未來,我會誓死戰鬥到底!」憤怒嘅牧民喺短片中咆哮,佢面對嘅係一個諗住呃簽名「支持政府」嘅差佬。

內蒙古自治區主席Bu Xiaolin女士就喺回應中,同各市嘅官員進行緊急電視轉播會議,重申堅定支持中央政府實施新政策嘅立場。

9月3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女士喺例行記者會上話,當NHK記者問她係咪可以確認「抗議活動接二連三」,佢回應話「相關報導是別有用心地抹黑內蒙古自治區實施新的雙語教育政策。」

儘管當局喺公安機關發布咗通緝令,目的係逮捕幾百名抗議者,但仍有近千名蒙古高中同大學生喺首府呼和浩特市舉行大規模遊行,高喊「捍衛我哋嘅母語」、「捍衛我哋嘅合法權利」。

來源: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

港語學

                           

作者介紹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訂閱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