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粵文先驅英培安逝世 終年74歲

新加坡文學先驅英培安前日因病離世,終年74歲。佢一生支持言論自由,不畏威權撰文抨擊新加坡政府政策。佢母語係廣東話,不但冇擁護星州政府嘅禁方言政策,曾為新加坡麗的呼聲粵劇組擔任編劇,晚年更加寫下粵語入文嘅長篇文學小說《戲服》,一生堅持言論同語言嘅自由。

佢喺70年代起寫好多批評政府嘅文章。因為先後開辦前衛書店及草根書店,繼而被警方拘捕,違反「內部安全法」,及後因冇證據證明犯罪而釋放;釋放後亦因拒寫悔改書而失去麗的呼聲嘅編劇工作,繼而全職投入成為專欄作家,文字依然而直率見稱。

「國產香蕉的確沒有什麽不值得驕傲的。本地薑可能嫌其不辣,本地蕉誰敢說不香?我國的香蕉學家曾說,本地香蕉,外皮雖然黃得難看,裏面的肉白得可愛。正如賣漂白粉廣告的那位廣播員說:『比白的更白』。」——《香蕉與番薯》

「把許冠文的影片拿來配音,不管配的是華語還是粵語,對他的表演藝術,無異是一種蹂躪。這種情形,就好象把侯寶林的相聲配成廣東話或福建話一樣,效果如何,你想想就會不寒而慄了。當然,只有不知文化藝術爲何物的人,才會做這種事。」——<肉痛>

及後投入創作,喺80年代創作咗第一部長篇小說《一個象我這樣的男人》,亦發表雜文評論文藝及時政。

「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只要懂得把文字分行,他就可以自稱是個詩人了,若有閑亦有錢,更可以出錢撈名。因爲,只要肯丟點錢出來搞搞活動,不管他的作品多幼稚膚淺,也會有人把他捧成名詩人、名學者。」——《促進文藝,還是分肥豬肉?》

「要保留華校很容易,只要政府真正的重視華文,真正的重視受華文教育的人才,華校自然會留下來。否則,不管教育制度怎麽改都沒用;新加坡人和新加坡政府一樣,很實際的。」——《如果時光能倒流》

因為新加坡政府風氣比較保守,不如香港曾經咁開放自由,所以華文文學變相都無咁興旺,但英培安仍然堅持有碗話碗,自由創作,香港人都越來越感受到呢種精神嘅重要。

港語學對新加坡文學研究老實唔深,以上係網絡搜羅片段作引玉之磚,並非專家之言,如有錯漏,還請不賜正。

延伸閱讀:
<新加坡華文文學的火光 英培安的邊陲寫作>Janice,明周文化
https://www.mpweekly.com/……/%e8%8f%af%e6%96%87%e6……

<我與英培安的二三事>董啟章,明周文化
https://www.mpweekly.com/……/%e8%91%a3%e5%95%9f%e7……

<直露·內斂:談英培安諷刺風格的變化>馮清發
http://www.fgu.edu.tw/……/feng……/feng-qing-fa_01.htm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