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題目《冠狀病毒肺炎反思》(Reflections on Covid),2020年4月寫俾母校校友會,譯者喺度多謝作者授權翻譯轉載。譯文標題係譯者加嘅。

原作者簡介:羅雲威廉斯(Rowan Williams)大主教係威爾斯神學家,2003至2012年擔任普世聖公會牧首,2013至2020年出任劍橋大學抹大拉學院院長。


三月第一次禁足令嗰陣,我第一樣諗嘅嘢係:「1939 年開始打仗嗰陣應該就係噉㗎喇,『正常』生活打亂晒,唔知會亂幾耐。」即係噉,我哋而家唔使驚炸死或者強制兵伇,物資配給都唔未去到打仗咁嚴,但係個感覺的確似曾相識。而我哋亦應該坦誠面對呢個感覺:由二戰到而家嘅時代其實好好彩。我哋嘅父母、祖父母輩當年嘅處境對佢哋更加陌生,對人命、生計嘅危險更加水深火熱。

打仗嘅經歷肯定對戰後社會改革有好大影響。啲人諗嘅嘢,開始超越點樣打贏場仗,變成諗點樣建立更加人性化嘅社會秩序,唔好重蹈 1920、30 年代嘅覆轍。啲人嘅着眼點由社會可以點樣令(某啲)人有錢,變成社會可以點樣令人安全。呢個變化造就福利社會嘅興起,而我哋唔少人都係呢個戰後新秩序嘅受益人。

成日都有人話:「社會同政治以後會唔同晒」。問題係,呢句嘢我哋之前廿年已經聽咗好多次:先有九一一,再有金融海嘯,所以而家覺得狼來了係正常嘅。但今鋪可能嚟真。我哋見識過全球交通貿易,加政府陰乾公共服務,加國家之間面對危機唔合作,再加政客自以為是,全部炒埋一碟嘅滋味。唔少人已經警告咗好多年,話全球大瘟疫遲早爆發;而家真係爆發喇,亦有唔少人講呢個就係全球氣候危機不可收拾嘅先聲。災難剃到眼眉,好難扮睇唔到。

不過,疫情亦令我哋睇到好多人嘅堅忍同慷慨,呢點我亦唔覺得意外,尤其是嗰啲自願加班營運醫療服務嘅人,同埋嗰啲用無限創意幫大家靠網上科技維繫關係嘅人。人類好多時都要等到危機出現,先知道自己珍惜啲咩。而今次疫情嘅答案似乎好正面:我哋珍惜嘅,係人。人際關係,互相愛錫、信任,透過一齊做嘢、一齊享樂嚟建立友情、感情。

係咪好簡單呢!可惜我哋嘅政治制度同返工時間搞到我哋冇時間珍惜人際關係。若果今次疫情令你有空閒時間思考人生,或許我哋應該諗下,我哋點樣可以將社會制度同人心珍惜嘅嘢連返埋一齊。好多人抱住犬儒嘅態度嚟面對政治,係咪因為今時今日嘅公共行政根本回應唔到我哋生活嘅優先事項,例如人身安全,下一代嘅將來,以至社會結構嘅穩定?

人生優次。呢樣先係疫情期間我哋最應該反思嘅嘢:社會點樣運作先會令大家真正安居樂業,尤其是嗰啲生活艱難嗰陣冇乜位走盞嘅鄰舍。

至於呢一刻,喺我哋仲因為疫情而焦慮緊嘅時候—而我知道對於好多人,呢點包括自己患肺炎嘅疼痛,同埋喪失至親嘅刺痛—我哋可唔可以靜靜地,但係持之以恆噉問下自己:「呢次疫情,我哋究竟學到啲乜?」 疫情之後嘅生活冇可能「回復正常」。我哋應該諗嘅,係我哋究竟要點樣過生活,先可以喺疫情之後嘅世界入面似返個人。

5 4 votes
Article Rating

Deryck Chan

劍橋大學工程系博士生、維基百科管理員。

                           

作者介紹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