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副校長楊志剛經常喺報章發表令人不安嘅言論,例如喺反送中運動支持出動解放軍,俾超過2,000名師生聯署譴責並要求辭職

但佢仍然不斷喺報紙寫文發表偉論,最近就翻起浸大將兩名抗議普通話政策嘅學生停學嘅舊帳,批評香港作為「開放輿論型社會」,受害於西方傳媒嘅輿論操控,擔心香港大面積嘅民心背離,希望「喚醒港人的思想防疫,不受血腥傳媒的荼毒」。

楊志剛批評「西方媒體操控國際輿論環境,香港作為輿論開放型社會,深受其害」,又重提路透社報道浸大將學生停學嘅事件,形為路透社冇將「兩名神高神大的學生以身體逼近一名上了年紀而身材細小的女教師,對她兇神惡煞粗言辱罵」等「公開的不爭事實」報道,形容浸會大學「食死貓」;又不滿路透社引述批評者話「北京打算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令香港社會單元化。」,指責路透社喺到抹黑中國。

楊志剛形容中國經過「全國全民數十年咬實牙關的拼搏,讓美國不敢輕易動武」。但美國「有龐大資源去構建國際輿論霸權」,中國相比顯得蒼白無力。

佢提出中國要針對美國輿論直接反制,並且喚醒港人嘅思想防疫,因為蘇聯解體嘅首要原因就係國內民心背離。而香港喺區議會選舉已經顯示咗大面積嘅民心背離。

楊志剛又質疑港台節目主持人Samantha Butler腰斬訪問,唔俾外籍專家讚揚中國。但佢冇提出實質證據,只係捕風捉影咁話「節目其後的體育新聞,較我平時聽到的明顯拖長了很多。」


附:原文

Shame on you@nytimes(文:楊志剛) (09:00)

「你可恥,《紐約時報》!」這句話不是國內或本港的愛國者一時氣憤衝口而出,而是白紙黑字出自世界級公共健康權威達扎克(Peter Daszak)。他受訓於英國、駐守在美國,是世衛組織派往武漢進行病毒溯源工作的專家小組成員之一。他對《紐時》如此憤懣,是因為這份標榜新聞專業的國際報紙為了蓄意描黑中國,公然歪曲他的言論。我尊敬這位世衛專家的正義感,但他是少見多怪了。描黑中國,只是《紐時》無恥的冰山一角。如果沒有這份報紙持續不斷、排山倒海、以假當真地炮製「伊拉克藏有大殺傷力武器」的假事實,刻意誤導國際輿論,美國民意以及世界輿情不會容許美國因一己私利而出兵非法侵佔伊拉克,亦不會導致這個文明古國逾百萬平民因美軍的侵略而死傷。這份報章豈止無恥,而是百分之百沾滿無辜平民的鮮血。

西媒操控國際輿論 香港深受其害

美國一份報紙的無恥和血腥,關香港何事?問題不單是一份報紙,而是西方媒體操控國際輿論環境,香港作為輿論開放型社會,深受其害。

2018年1月26日,全球四大通訊社之一「路透社」報道:香港浸會大學兩名學生因為和老師就語文教育問題爭辯(argue)而被罰停學。大學當局指控該兩名學生令教師「感到受脅迫和被羞辱」……有批評者認為:北京欲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令香港社會單元化。

根據當時已公開的資訊和事實,當天10多名學生衝擊浸會大學語文中心,圍堵該中心約10小時,其間兩名神高神大的學生以身體逼近一名上了年紀而身材細小的女教師,對她兇神惡煞粗言辱罵,這是公開的不爭事實。路透社在香港設有辦事處,前線採訪和資料蒐集大部分是本地人,不存在掌握不到準確信息,而是蓄意扭曲描黑。在其妙筆生花之下,在全球大學都會被踢出校的粗暴行為,漂白成為「爭辯」;而浸會大學則吃了死貓,學生和老師「爭辯」便被罰停學;中國亦被描黑,要將香港社會「單元化」。

美六大財閥擁九成媒體

全球媒體數以萬計,只有極少數有資源採集第一手國際新聞,絕大部分媒體都依賴國際通訊社作為國際新聞的權威來源,路透社作為四大之一,塑造國際輿情影響深遠,而它只需雕蟲小技玩弄一下文字,便足以誤導全世界。大至以輿論謀殺伊拉克,小則潤物無聲地誤導一宗校園事件,以滲沙子方法描黑香港、描黑中國。

美國給全世界的印象是擁有數以萬計不同媒體,讓全世界以為百花齊放,教全世界以美國媒體為新聞自由的典範。實情是美國媒體高度集中,六大財閥擁有90%美國媒體,一聲令下,便百花自發地輿論一律,全球受眾便以為數萬個自由媒體各自獨立地從不同渠道獲得高度一致互相印證的一手新聞。在排山倒海的國際輿論攻勢下,文明古國伊拉克百辭莫辯,100多年前八國聯軍操入紫禁城、人民遭遇生靈塗炭的慘劇在21世紀的中東重演。

美媒的血腥歷史悠久

美國媒體的血腥,歷史悠久。美國前總統卡特於2019年表示:美國在242年歷史中只有16年沒有發動戰爭或沒有打仗。美國226年戰爭史的最大推動者,不是政客,是傳媒。美國另一家自由新聞的典範《時代雜誌》創刊至今98年,因其創辦人盧斯(Henry Luce)白人至尊的意識形態凌駕了其雜誌的報道,使上世紀美國對中國了解嚴重偏差、導致美國打了毋須打的仗。美國歷史學家和普立茲新聞獎得主白修德(Theodore White)曾下結論:「沒有盧斯的新聞誤導,不會有韓戰,亦不會有越戰。世界歷史亦會不同。」沒有血腥的媒體,歷史會如何不同,無人知道;但百分之百肯定的,是數百萬在戰爭中死傷的軍人和平民,和他們數千萬父母妻兒子女的家庭史,由幸福生活變成血迹斑斑。

喚醒港人思想防疫更重要

今天的中國經過全國全民數十年咬實牙關的拼搏,讓美國不敢輕易動武。但美國認定了中國是最大勁敵,媒體百花齊放地一致瞄準中國,並大打台灣牌、香港牌、新疆牌。美國多年來以軍事霸權支撐金融霸權,軍事上攻城掠地,金融經濟上巧取豪奪。當他國人民為溫飽而拼搏的時候,美國奪取了他們的大量資源,於是美國有龐大資源去構建國際輿論霸權,盤根錯節,深入媒體、學術機構、智庫,和各式各樣非政府機構。以今天中國的國力,雖然不至於像伊拉克那樣百辭莫辯,但在國際輿論場和美國相比,顯得蒼白無力。

香港是美國調動國際反中輿論的橋頭堡。但在香港這個輿論戰場,面對美國的反中描黑,中國針對美國的直接輿論反制只是第二招,更重要的第一招,是喚醒港人的思想防疫,不受血腥傳媒的荼毒。蘇聯解體,第一原因是國內民心背離。香港在黑暴期間和2019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同樣顯示了大面積的民心背離。這不能怪港人,一般市民在長年累月的反中亂港的假新聞耳濡目染之下,民心背離是難逃一劫。

去年二三月間,我如常在上午7時駕車回校,途中如常打開香港電台第三台英語的Hong Kong Today時事節目,但是半聽不聽,因腦海糾纏着各種公事,不覺節目請來了一位外籍專家,談論中國疫情。當時國家全民繃緊,開始初步控制疫情,外籍專家一開始便講了幾句讚賞中國抗疫的出色表現。節目主持人Samantha Butler以有點愕然的聲調問他:你意思是說中國抗疫工作做得很好?「Oh Absolutely!」那位外籍專家回答。一聽見這句「Oh Absolutely!」我馬上興奮莫名,難得香港電台請來一位外籍專家讚賞中國。我馬上豎起耳朵準備細聽訪問,但外籍專家沒有機會說下去,因為緊接着Samantha Butler突然語調匆匆地說:「Oh sorry sorry. We are running out of time and have to end this interview」,連慣常訪問結束後的標準結尾語「剛才接受訪問的是某某某」也沒說,是明顯的突然腰斬訪問。節目其後的體育新聞,較我平時聽到的明顯拖長了很多。見微知著,如此文化,香港市民豈能不人心背離?但我不能怪該位女節目主持人,我在電台工作過,聽到她腰斬節目時手足無措的語調,明顯是有人向她狂打割喉手勢,要她馬上、立即腰斬節目。當時我在車內就大喊一聲:「Shame on you, Radio 3」。香港的輿論免疫,任重道遠。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港語學

                           

作者介紹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