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名民主派議員被濫捕,流亡英國嘅許智峯議員同悲,但未有懷憂喪志,仲喺社交網站撰文鼓勵香港人:「在哀傷中,警惕自己,不要被哀傷吞噬,不要接受殘酷和痛苦為日常,不要嘆息『自己不能改變什麼』,不要習慣黑白顛倒的世道,每天提自己,要在這荒繆、荒繆、荒繆的現實世界,努力生存下去。」

不過,有人就喺賣過百份嘅報紙乘機落井下石,借住「有網民」話許智峯寫錯字。佢以為「荒繆」一定要寫做「荒謬」,仲嘲笑許智峯話「可能許身處英國太耐,中文已經漸漸退步,完全冇發現自己將荒謬寫作『荒繆』……」。殊不知「荒繆」同「荒謬」兩字自古以來都係互通,係所謂「通假字」。筆者喺呢度略略說明下,費事呢啲垃圾文章教壞後人。

謬字可以搭做謬誤、謬論,有錯誤嘅意思,我哋寫荒謬呢個詞語,好多時都用呢個「謬」,但其實「繆」先係呢個字嘅本源。說文解字就寫得清楚:「謬,狂者之妄言也。古差繆多用從糸之字。」將個字源講得好清楚:再古代啲嘅時候,多數都係用繑絲邊(糸)嘅「繆」,慢慢文字演變先發展咗「謬」呢個字。

「繆」呢個字本意就有纏繞、交織嘅意思。所謂未雨綢繆,就出自詩經<鴟鴞>,講雀仔未落雨就要織巢。「錯」字本身都有交織嘅意思,例如「交錯」、「錯雜」。又因為「錯繆」兩字可以經常同用,就喺先秦嘅時候,已經可以解作「錯誤」,例如《莊子·盜跖》:「多辭繆說,不耕而食,不織而衣。」《禮記》:「差之毫釐,繆以千里。」

正路嚟講,漢字或者任何語言都係越用越多字嘅,所以漸漸啲人就發明咗個「謬」字去分工,多數用「謬」去指言論上嘅錯誤,用「繆」去指交織嘅意思。但我哋唔能夠因為出現咗個「謬」字,就去老屈原本個「繆」字錯;或者厚古薄今,話舊嗰隻「繆」字係啱,新嗰隻一定係錯。

所以見到陌生嘅寫法,唔好率言話人哋寫錯字。起碼查下字典,上網搜尋下,查下啲古籍,唔好妄下定論。就算好大機會係錯字,都唔好「執到寶」咁樣,因為錯字都唔係好大件事——可以係手民之誤,可能係通假字,分分鐘原來錯嘅只係自己。

世態荒繆,但我哋唔好習慣黑白顛倒。「可以卑微如塵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蟲。」因為點扭屎忽花都好,蛆蟲都只會係蛆蟲,以為得主子畀啖好食,明眼人都會睇得出你只係食緊屎。

文/陳樂行

4.2 5 votes
Article Rating

陳樂行

港語學召集人、中文教參書作者、補習老師、教育政策評論人

                           

作者介紹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