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蘋果日報

延續24年的立法會鬧劇終於落幕:中共先是取消選舉,順勢成立違憲臨立會,再將四名泛民議員羞辱式先委任後DQ,一整套連環拳下來把泛民主派的朋友打懵,最終逼出一場遲來的總辭,將立法會變成「由北京任命的橡皮圖章」(《華爾街日報》報道)。

食髓定必知味,從中共在DQ陳浩天、梁天琦等五子時未受阻力那一刻開始,游梁、DQ4、取消選舉、臨立會,其實一切都已是命定般的必然。最近有前輩在訪問中爆出一句「我當你係神算,但你點知中共會衰到咁?」當然,小弟不才,對風水術數一竅不通。不過,一隻兔子也不用先問麥玲玲,才知道獅子張口時是在想甚麼;一個人也不需要夜占星象,才知道老虎為何會對自己唾涎。

獅子撲兔,猛虎吃人,從來都不是因為牠們「衰到咁」,而只是天性使然,也是生態學的必然;極權會用盡一切辦法維護和擴張自己的權力,獨裁者會用盡一切手段打壓和迫害反抗者,則是政治學的必然。獅子不會因為兔子舉止可愛就不吃,獨裁者也不會因為反抗者手段和平就罷休。歷史反覆證明,獨裁者的清算有分先後,卻無分大小,和理非也好勇武也罷,抗爭之火一旦熄滅,盡皆無一倖免。「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近日政府及建制派再放風聲,會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並將範圍涵蓋至區議會,一旦成事,各區的民主派區議員定必面臨清洗。事實上,立法會既死,區議會也不能獨生,毋須仗賴神算,不少區議員同事都已經有心理準備,政府不會容忍我們完成四年任期;而即使最樂觀的同事,也同意政府必然會將早就殘破不堪的區議會進一步削權,最後徒餘空殼。

中共害怕市民授權

「議會已死」,但死因究竟何在?在中共掣肘之下,立會區會均無實權可言,屢屢DQ,其實志不在議席,而在認受性和話語權:中共害怕的,並不是黃之鋒在立法會內投下反對票,而是黃之鋒以立法會議員的身份向國際發聲;並不是我們一眾區議員在會議廳內如何鬥爭,而是我們以區議員的身份號召更多人抗爭。中共害怕我們得到市民授權,更害怕我們轉而使用這一授權凝聚更大抗爭能量—這,才是議會的真正死因。

只要明白到這一點,我們便應該另立一公民議政平台,集全港的民意代表於一堂,共商國是,滙聚民意,帶動民氣,鼓舞民心。中共希望奪走我們的認受性,我們便以公民議政平台的形式,反向全港市民取得更大的政治授權;中共希望奪走我們的話語權,我們便聚在一起,把話說得更響更亮。正如戴耀廷所言,由公民社會建立起與官方機制平行運作的相近機制,否定專制統治,展示民間力量,重奪話語權,將會是香港抗爭的下一步。以這種平行機制的方式,我們將得以繼續為民發聲,亦為抗爭保留火種,等待下一次爆發的時機。

李志宏

沙田區議員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李志宏

                           

作者介紹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