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首先是民選代表(李志宏)

原載:蘋果日報

上星期中共放風會在星期六落刀DQ民主派區議員,雖然最後只屬樓梯空響,還是嚇得不少區議員雞飛狗走,人人自危。但若今日有人認為區議員自此便能安坐無憂,恐怕也不啻自欺欺人:早在本月月初,我已於蘋果所撰〈跨越傀儡議會死屍〉一文中指出「立法會既死,區議會也不能獨生」、「極權會用盡一切辦法維護和擴張自己的權力,獨裁者會用盡一切手段打壓和迫害反抗者,是政治學的必然」。我們即便留得今宵,也難抵明朝,此結論如此直白簡明,何只不需神算,簡直連小學學童也能推論出來。

中共從來就不曾把甚麼法治民主的西方狗屁放在眼內,民選的議會也好、獨立的法院也罷,一直都只是中共放在香港掩飾其極權殖民本質的兩隻落地大花樽。出身中大的評論員那嗣,在此前很有遠見地提出了「玩贏即玩爛, 玩爛即玩贏」的說法——民主派在初選後氣勢如虹,中共立即取消整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在其贏得的十七個區議會中不時炮轟政府,現在中共也終於打開口牌不日會DQ民主派區議員。中共因為忍不得香港人玩贏,便索性將整套制度徹徹底底打爛:一腳蹬開法院這礙事的花樽,繞過一切法律程序,直接從人大一錘打碎議會這礙眼的花樽,既無視國際聲色日厲的反對,也不再顧法治自欺欺人的面紗,一套招式下來竟甚有街頭賭徒賭輸後反枱王八拳的味道!

但鄧小平當日既刻意要擺上這兩隻花樽,自有其百年大計的深意。「玩爛即玩贏」,今日瓷破樽毀後,顯現的並不是中共的錘子有多強,反是香港人不作瓦全的決心;國際再也看不到此前樽頂粉飾太平的洋紫荊,樽中污泥腐水更就此瀉作一地,又豈能視若無睹?中共習帝登基以來,一直厲行加速主義,硬要把剛剛起步的中國土製比亞迪駕上千里高速與西方波子法拉利一拚,最終結局如何,相信歷史會有比起法庭更公正的定論。

能取走議席 取不走授權

可惜歷史太長,總抵不起朝夕顛覆的煎熬。一日沒有真正的民主,一日議席都只會是中共隨時予取予攜的恩賜。如今議席DQ與否,全憑北京天子喜惡定奪。惟我們作為區議員,首先是民選代表;而作為民選代表之先,則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即使我們區議員的席位到此告終,我們也不能忘記,一票一票地授權給我們的,在每一次握手中將希望託付給我們的,從來都不是中共,而是我們身邊每一個仍然在努力堅持的香港人。中共能夠取走我們座下的議席,但永遠無法取走我們肩上的授權。守住這個授權,活用這個授權,以致無負於授權我們的香港人們,才是我們作為區議員之內之外的最大職責。

有人選擇以這授權遠走他方,甘抵終身流亡之苦游說各國;有人選擇身土不二,以這授權持續在街頭咆哮鼓舞;香港公民議政平台正風風火火,要盡一切氣力延續民選代表的聲音;十二港人關注組迎難而上,誓要在千百阻撓中還十二個家庭暫失的團圓。我們儘管身份不同,崗位各異,但我們卻發着同一個夢,延着同一片根,守着同一個城。

謹以此文與每一位掙扎中的區議員同事,乃至每一位苦難中的香港人共勉。

李志宏

香港公民議政平台籌委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