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史即黨史 教育即國教(李志宏)

原載:蘋果日報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All history is contemporary history)」,是意大利史學家Benedetto Croce的金句。每一時代的人,都會以當代之眼光和價值,去重新演繹過往的史料,以服務當代之需要。對於專制政權而言,此說則尤有甚焉:幾乎每一個專制政權,都會以其自身之意識形態,重新「改寫」過往之史料,以服務其政治目的。共產黨在1960年代把全國的孔廟砸了個遍,再在21世紀用「孔子學院」搞大外宣進軍國際,便是最好不過的明證。到底「歷史上」的孔子是好是壞?都不緊要,反正孔子已死,屍首能拿來說故事就可以了。

有報章日前揭發,教育局繼去年5月批鬥歷史科DSE考題「你是否同意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後,再施壓出版商在新版歷史教科書中篡改歷史,將清英貿易糾紛、英國要求改善通商條件不果、清帝國外交失儀等鴉片戰爭的背景或刪或改,又強調「這些問題與鴉片戰爭的爆發沒有直接關係」。

鴉片戰爭在本質上屬於出於貿易問題的貿易戰爭(Trade War)而非殖民擴張的征服(Conquest),除中共官方學者偶爾出來叫囂反對外,其實在國際史學界基本已成公論。但中國近代歷史所謂「百年屈辱」之說,乃是中共失去正統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紅旗後改為高舉民族主義的最大資本,也是中共描述統治合法性的根本所在。在這套史觀下,中國自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被國際列強乘積弱之機輪流入侵,清帝國固然喪權辱國,而國民政府亦無力振興中華;西方列強是「帝國主義敵人」,清帝國與國民政府則(無視歷史客觀限制地)成為中國積弱之元凶。中國共產黨的角色則是在故事中伴着主題曲登場的英雄,帶領中國從貧弱之境先富而變之為強,繼而挑戰國際列強,一報百年恥辱,大快人心——如果觀眾發現,所謂敵人原來是自己挑釁來的,又或所謂恥辱原來是自招的,這齣戲,還能演嗎?

洗腦內容滲入學校

2012年反國教運動換來了一個曖昧不明的「擱置而不撤科」,當時已有論者擔心,國民教育即使不獨立成科,政府欲推行之洗腦內容也能透過中文、歷史、通識等不同科目滲入學校。如今十年未過,政府由普教中開始攻入教育界,操控公開試考題、閹割通識科、篡改歷史教科書,一路馬不停蹄。早前宗教科教科書中違反教義的「感謝天父讓我成為中國人,我要學耶穌般熱愛國家民族」的禱文已經令人拍案叫絕。教義中,國籍與語言的分割乃來自人類興建巴別塔妄圖挑戰上帝的懲罰,而耶穌則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更露骨的只怕會陸續有來。

Benedetto Croce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我說:「香港一切中史都是黨史;一切教育都是國民教育。」George Orwell說:「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誰挑戰共產黨對過去的詮釋,就等於挑戰共產黨對未來的掌控,就等於顛覆國家政權,就等於觸犯國安法第22條——各位同學可記好了,這題明天常識科測驗會問的。

李志宏

沙田區議員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