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蘋果日報

香港選舉制度竄改草案通過在即,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上星期喊話,指「不希望議會日後變成清一色」,希望議會未來能繼續有包括民主派在內的多元聲音,才能更好建設多元、包容的社會。

唐英年當年選不上特首,有人說他到底就是不夠根正苗紅。正所謂東方紅、太陽升,不論那紅是共產主義大旗的腥紅抑或天安門前學生的血紅,清一色紅,從來都是中共國策。說希望議會多元,可以;但說「不希望議會日後變成清一色」,則可見唐英年對中共的政治修辭和禁忌還是不夠敏感,才會說出這樣極度失當的比喻出來。唐英年只消看看中共外交部對「顏色革命」四字咒語的執着,便當自知失言。鄧小平黑貓白貓的比喻如今家傳戶曉,但在文革時卻被「四人幫」拿來批鬥成「十大罪」之一:江青直指黑貓白貓是暗喻「資本主義」,貓論等同要顛覆紅色的共產主義。所以,要在中國打滾,除非你有鄧小平三起三落的能耐,最好還是別亂拿顏色打比喻。

事實上,中共清楚表明,是次草案目的是要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立法會議員不單要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更要經過重重的國安審查,即便在當選就任後也必須繼續謹言慎行好好愛國,否則隨時DQ。那到底甚麼叫愛國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就給出了一個完美的答案:「不可能聲稱愛國,但不愛或不尊重共產黨的領導」,所謂愛國不愛黨的說法,「講唔過去」!如此規則之下,立法會議員必須愛黨,那還有可能不紅嗎?不論那紅是中國共產黨的腥紅抑或手足在街頭流下的血紅,立法會也只能是清一色紅,不可能再有其他顏色了。

如果我佔用了《蘋果日報》寶貴的版面,卻只為回應一個過氣的失意政協,也未免過於無聊。事實上,這文章我不是寫給唐英年看的(他大概也不會看),而是寫給各位仍意欲參選的所謂民主派朋友,以及各位仍打算把民主派選入立法會的香港人看的。

為不義議會偽造合法性

我在此前〈參與選舉是否還有意義?〉一文中,指出香港人已不可能贏得任何的議會實際影響力,假使有人能真的僥倖入閘、僥倖當選,也會因為DQ的威脅而無法達成任何作為。文章見報後,有朋友問我:「讓民主派的朋友選入立法會,即使甚麼都做不了,至少也能拿共產黨的錢,就算或許幫不了香港,但也不至於有害吧?」對不起,真的有害。承上,要當立法會議員,便必須先將自己染紅;議員染紅不單是指其口頭上的忠誠而已,而是指議員實際上已在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為被共產黨全面操弄的立法會偽造合法性,為港共政權的極權統治塗脂抹粉。

中共每當面對「一黨專政」的批評時,都會提出「中國有『八大民主黨派』」、會「吸收民主黨派人士參加國家政權」、「直接聽取各民主黨派的意見」、「中國並非一黨專政,而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八大民主黨派是哪八大?他們又都做了甚麼事?不單各位讀者,相信九成九中國人都答不出來,因為他們根本就毫無任何實際影響,卻是中共用作反駁批評的最佳藉口。

香港如果有民主派的朋友打算在12月時參選立法會,請好好記住,你如此不單無法幫助香港,在你面前的更只有成為「香港八大民主黨派」的命運。拿共產黨的錢,做共產黨的人;新香港之下,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李志宏

沙田區議員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李志宏

                           

作者介紹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