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沒落又點》

「YiGeRen?LiangGeRen?(一個人定兩個人?)」啱入尖沙咀嘅重慶大廈,一班非華人就湧埋我身邊度問我是否要住宿,並且操住一口我呢位深圳人都聽唔明嘅普通話,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多少都係有啲新鮮感。

「對不起,聽不太懂,你可以說廣東話的。」我自信地咁用普通話問咗呢個問題。雖然我嘅普通話對於北方人而言,依然有濃厚嘅廣東口音,但亦算得上係標準,尤其係喺呢一位唔知嚟自邊度嘅外國人面前……
「呀個仁?(一個人)」頂啊,乜原來你廣東話仲衰過普通話?真係有趣。

最後,我哋都係用英文解決咗溝通問題。雖然佢哋講嘅英文中帶住濃厚嘅咖喱味,令我有啲不知所措,但係對我嚟講真係非常新鮮嘅經歷。

我嘅香港之旅,亦就喺重慶大廈呢個神秘之地拉開咗帷幕。

香港嘅面積只有一千幾平方公里,差唔多係深圳嘅一半,上海嘅六分之一。而其中已開發嘅地區先一百幾平方公里。大陸人經常稱香港為「彈丸之地」。但係,香港嘅城市競爭力長期排名世界前列,創造過傲視全球嘅經濟同流行文化,富豪密度全球第一。

反觀依家?九七年香港GDP佔全中國嘅比例係15%以上,到咗一四年,已經跌到2.6%。顯然,香港對於中國嘅地位已經今非昔比。

有一日,當我經過旺角時,抬頭一望,見到大多數大廈已經係老舊不堪,四周圍似乎都喺度翻新緊,即使係銅鑼灣、灣仔都係一樣;港鐵亦係如此,一落雨,破舊嘅東鐵線嘅列車門口都會漏水……

隨後,我求其入一間旺角嘅茶餐廳,大家都已經可以講較為流利嘅普通話。香港人多掌握一門語言,當然係一件好事,但我依然感性地認為香港嘅特色喺度慢慢褪去。

今次我去過嘅所有茶餐廳,入邊嘅枱本身面積就唔大,仲通常要同其他陌生顧客逼喺張枱度一齊食飯,食完飯我都唔好意思坐太耐,連同朋友坐低慢慢傾計嘅機會都冇,同人逼一逼,坐低,食飯,走人,仿佛係工廠流水線,一氣呵成。

香港嘅城市發展已經接近飽和,社會階層都接近穩定,社會上忙碌嘅氛圍連我呢種遊客都可以感受到,香港人似乎唔係人,係機器,呢種環境之下,會降低香港人嘅創造力,令到香港變成一個失去靈魂嘅城市。香港人,是否生活得太逼,太攰,太忙?

多數香港人仲糾結於身份認同,政治迷局,地域對立,雨傘革命之後,社會撕裂情況更係嚴重,香港已經變成一個名副其實嘅政治城市,而呢啲因素都多少會限制香港人嘅格局。變態且無解嘅樓價,令到香港人冇曬退路,未來只會有更多嘅政治思想誕生。將來,我唔知香港要憑乜嚟同世界其他大都會競爭。

令人遺憾嘅係,香港嘅沒落係全方位嘅。喺旺角街頭,我繼續行,街邊唔少鋪頭都擺咗電視,我見到電視上播緊電視劇,唔少係大陸電視劇,或者大陸同香港合作嘅電影,總之純正港味嘅電視劇似乎已經消失咗,已經畀香港人所遺忘,我腳底下嘅呢個性格,同我想象中嘅香港似乎越行越遠。過去,TVB嘅電視劇喺大陸一次次造成萬人空巷,如今,係大陸嘅電視劇同埋節目喺香港熱播,而TVB已經冇乜電視劇可以再次北上。我哋呢一代大陸人同上一代人所成長嘅時期,大陸流行文化啱開始發展,喺呢段空白時期,大部分大陸人係喺香港流行文化嘅氛圍之中成長嘅。如果冇香港嘅影響力,廣東可能早就已經冇乜人講廣東話,早就變成下一個上海。我哋感恩香港,愛香港,所以當我嚟到香港,真正感受到香港嘅沒落,香港文化嘅式微,我更為痛心。

重慶大廈離維港非常近,晚黑,我決定去見識一下凌晨嘅維港夜景。好快,到咗維港,對面港島已經熄曬大廈嘅熒光燈,全靠大廈內部嘅燈內透,呢種乾淨且別具一格嘅夜景,令我嘅心舒暢好多。雖然已經好夜,但仍然唔少人喺度演唱,冇曬日頭嘅燥熱,大家靜低個心,欣賞且陶醉於夜景同埋歌聲。行多幾步,有人坐喺江邊,似乎同朋友傾緊未來嘅打算。

大家嘅表情充滿自信與快樂,普普通通,但係每個人身上都發緊柔和而令人舒服嘅光,同周圍嘅美景融為一體,我堅信呢一幕係我今日見過嘅最美好嘅風景,日頭逼地鐵逼茶餐廳行喺高層建築物之下嗰種逼仄到無法呼吸嘅心情,喺呢一刻蕩然無存。

翻到去重慶大廈時,我去咗樓下嘅士多買水,我一時好奇,問咗士多阿伯對重慶大廈呢啲「鬼佬」有乜諗法,點知阿伯直接火滾,大鬧班鬼佬如何如何影響香港治安。雖然阿伯嘅講法只係佢個人睇法,唔算得上係全部事實,但至少,我睇得出阿伯佢係好愛香港。

凌晨時喺維港唱歌嘅嗰班後生仔同埋觀眾,佢哋意氣勃發嘅笑容,似乎透露緊對身為香港人嘅傲氣,我相信佢哋都一樣,熱愛香港。

我翻到床上,打開Facebook,見到一個香港朋友發訊息問我今日去咗香港邊度玩,仲推介好多地方同埋唔錯嘅飲食鋪畀我,最後仲問我鍾唔鍾意香港。我覆咗「鍾意啊!」雖然覆得比較遲,但佢又好快覆翻我「太好啦!」簡單但又得意單純嘅訊息令我心動,我相信我呢位朋友都一定係好愛香港。

仔細回想一下,我身邊唔少香港朋友同我抱怨過香港嘅各種問題,佢哋嘅政治立場不盡相同,但係又從來冇一個人同我講過佢哋真係唔鍾意香港。

香港好唔好,當然係生活喺香港嘅人最有發言權。香港有大量且各樣嘅不足同埋問題,但係香港人對香港嘅熱愛,恐怕多數城市都難以企及。而呢種氛圍形成嘅強大氣場,吸引緊世界各地嘅人嚟到香港。

只要香港人喺度,香港就喺度。呢度唔係中國嘅乜一線城市,香港就係香港,香港屬於世界。我知,香港嘅未來不容樂觀,咁又如何?身為遊客嘅我,無論香港未來變成點,我都有鍾意香港嘅權利,我都可以喺自己力所能及嘅範圍內,為我愛嘅呢個城市做啲乜。喺太平山頂,我望住港島同埋九龍一帶,感歎上個世紀香港人創造嘅奇跡,我相信今後香港人一樣可以創造出奇跡。喺困難之中諗盡辦法逆流而上嘅香港人,浪漫至極。

 

(文章為港語學第三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