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生活中被遺忘的小確幸》

老師一直都係我想做既工作,大學畢業之後就去左做老師,宜加諗返起,做老師戈年冇話好開心都冇話同想像中有好大出入,畢竟都係呢個教育體制出黎既產品。除左做老師係我想做既嘢之外,我一直都想出去讀下書體驗下。亦都可能因為成日係上網睇到啲人po相去呢度去戈到,默默咁將人地既理想生活變成自己既生活,等人地都可以羨慕下,但其實活成別人既生活係好攰既一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理想既生活,你做到一個都做唔到第二個,唯一可以既就係過自己想過既生活,呢個道理我宜加24歲先明,不過悟性呢啲嘢好難講,總知宜加明就得啦!

 

講返正題,咁我出去讀咩呢?讀碩士,我又唔知讀咩,諗黎諗去, 最後,我去左讀葡文語言課程,好多人都覺得出去讀書一定係要出去讀個好勁既學位返黎,唔係去黎做咩? 好彩我今次冇因為人地既想法而做決定,因為我係葡國戈一年得到既唔係學位,係體驗,改變左我之後對生活,對人生既想法。

 

以前去旅行都係係同朋友去,而我係標準豬隊友又唔搵資料,所以戈時第一次自己由頭到尾打點一切,距離出發既時間越近,發現我原來好驚,畢竟第一次自己出去,第一次去咁遠。2016年既9月尾我終於出發,搭火車戈時一直都好擔心因為驚坐過龍,報站既廣播又淨係得葡文,前提係我未學過葡文,學過都未必聽得明,好神奇既係我係機場撞到一對台灣夫婦,我排緊隊買電話卡既時候佢地問我邊到黎既,之後吹左幾句水,然後坐火車既時侯竟然撞到佢地,呢個時間我成個人放心哂,係落車既時候因為個喼擺得太高好難攞,好好人既台灣夫婦就幫我攞左落黎然後用好親切既聲音同我講:「讀書要加油喔!」我戈一刻好想喊好感動!

 

係自己地方既時候,生活上遇到既好事好似有人幫你拎下野咁,我唔會覺得有咩感動,但人在異地,微小既好事都覺得好幸福,因為原來呢啲事情唔係必然咖!村上春樹講既小確幸,我終於徹底咁樣明白。

 

葡國係歐洲黎講唔算大,除左足球之外,應該冇咩人留意,加上我冇簡到係里斯本讀書,而係去左一個除左大學生就係老人家既城市,當初我有啲驚悶,但我係呢到識到一班好好既朋友,返到黎澳門之後有啲仲有聯絡下咁。入學註冊既第一日成個人都好迷,見好多人係註冊處等,但我唔知佢地等咩又覺得自己應該都要等一啲野,係咁多個人入面我簡左一個同我一樣企左係到但個樣醒過我既女仔問佢,我仲好記得我地當時既對話,

我用英文問佢 :「你識唔識講中文?」

佢答我識,於是我唔知點解就用我唔咸唔淡既普通話問:「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這些人在等什麼嗎?」
佢答我:「嗯…你係未講廣東話咖?」(大概我講既普通話太廣東話?)
哈哈!傾落之後原來大家都係澳門黎,呢啲係未叫緣份?我以為自己會孤獨死係呢到。

 

係澳門周街都係澳門人,唔會有咩感覺,係呢到遇到澳門人係一件咁開心既事。

 

返完學第一日,落緊樓梯既時候突然有人係背後拍我,我心諗係大學都遇到襲擊? 原來係同班既一個韓國女仔,話說我地班都有幾多韓國人,佢用英文再加上好青春既臉孔問我想唔想一齊去食啲野飲杯咖啡,我好開心咁話好啊!平時係澳門朋友問我出唔出黎飲杯咖啡,我會話好攰不如你黎我屋企我地一齊訓教,

原來,飲水一般既普通事係要到冇水飲既時候先發覺一啲都唔普通。

係葡國短短一年,我識左好多朋友,拍過拖分埋手,出軌,仲有遇到人生第一次因為男仔而友情決裂…真係好似韓劇戈啲心機女咁,但我岩岩講既係我最初一去到最單純最有感覺既事情,最平凡所以最容易遺忘既感覺。

25歲既我,或者對於好多差唔多年紀既人黎講都好迷惘,出黎社會幾年又好懷念返學既時候但人地已經當你係真正既大人,而唔知幾時開始,我覺得要傾上天文下地理先係有內涵嘅對話,係大人嘅表現,但呢幾日唔覺意又打開本<<小王子>>揭左兩頁,就係大家都好熟悉既蛇吞象既故事,如果戈個人見到戈張畫而答小王子「這是一頂帽子。」於是佢就唔會再同佢講蟒蛇,或者原始森林等等,而小王子會遷就佢。講橋牌,講政治…

睇左戈幾頁之後突然覺得自己真係經歷左社會既洗禮,忘記左最簡單來自生活既戈種幸福感。

 

(文章為港語學第三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