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再來一次四人遊》

記唔記得方大同嗰首〈愛愛愛〉,因為呢首歌,我愛上左方大同,同一時間亦不知不覺間愛上你。你話你好鍾意「你哭起來/我笑起來/都為了愛愛愛」 呢句歌詞,而我就話我愛嘅唔喺歌詞,而喺你成嗰人。

 

當時,作為學生既我,為左冧你,我死慳死抵買左呢隻碟比你。當時你開心左成晚。快樂點解可以咁簡單?

 

你嗰時仲講笑咁同我講入面有一首歌叫〈四人遊〉,話就算散左,都要做返朋友,我哋要好似四人遊咁「如果要一起去旅遊/去歐洲」。

 

零九年金融海嘯,我讀唔成書,又考唔到警察,去左做保安,而你入左大學,仲識左嗰有錢仔。我哋拍左三年話散就散。

 

喺呢嗰大染缸,你慢慢慢慢咁變緊,而我亦都好快有女朋友。

 

你話︰「去唔成歐洲,不如去長洲……」

 

我無諗過你真喺會記得。

 

我嗰時真喺天真到以為可以四人遊……

 

喺東堤租左間房,沿住海邊四個人一路行一路行,剩喺行個沙灘,你嗰位肥仔男友都喘曬氣。有好多次佢跟唔上,我哋兩嗰並排而行,我喺度諗︰如果喺平行時空,我哋會唔會仲喺埋一齊?

 

我問佢長洲有咩好食,佢竟然話第一次嚟。

 

佢話:「如果唔喺你,我都唔會有機會嚟。」

 

我都唔知佢真心定串緊我。

 

芒果燸米滋、長洲魚蛋、必食嘅炸魚蛋,你男朋友都話喺第一次食,好好食,但我見佢連問都無問過你食唔食。

 

我好識做咁餵我條女食,我見到你望著我。

 

行去張保仔洞,你男朋友話太熱要抖下,我帶著我女朋友同你一齊行。

 

我有一個童真嘅諗法。唔知當時海賊嘅藏寶地方,除左寶藏會唔會收埋尐女人呢?如果我喺佢,我會唔會可以擁有數之不盡嘅財富、權力同女人呢?但我其實只想得到你。

 

行入去開頭好涼爽,之後開始覺得好焗、好潮濕,你唔小心跣親,捉著我,我哋對望左一秒,但好快你就縮左手……嗰時我覺得你仲對我念念不忘。

 

行到出去,望著嗰海,我心諗︰如果搵到張保仔嘅寶藏、如果得到成嗰島,你會唔會返黎我身邊?

 

其實我都唔知道你男朋友有咩好?

 

兩日一夜,好快就過去。

 

返到中環,一架車,我開始感覺到有尐距離……

 

可能我對你念念不忘,我好快亦都同女朋友分開咗,妄想一日你會返嚟。

 

又三年,方大同由〈四人遊〉、唱到〈三人遊〉、之後〈二人遊〉。

 

你話大學畢業旅行,不如今次真喺去歐洲,不如三人遊,而我亦唔知點解你男朋友今次咁落力叫我去。

 

其實我只喺想同你去歐洲。

 

一一年依然有歐債危機,當時月入一萬既我真喺儲左四五嗰月,而你男朋友一句:我請寶寶你去,你垂手可得。

 

一落地,已經租左跑車、二個翻譯,一個中、一個英,住城堡。

 

城堡出面有嗰沙灘,你男朋友無啦啦話想同我行轉沙灘,佢話想比個畢業驚喜你,想叫我駛開你,佢話有要野準備。

 

我覺得同你有獨處機會,求之不得。我哋行左市集,我買左嗰音樂盒比你話慶祝你畢業,你仲話︰一路以嚟我都好重要。

 

最後,我哋三個去左潛水,潛到珊瑚旁有戒指。你男朋友喺潛水嘅時候為你戴上戒指,一上岸一隊樂隊祝福。

 

無論喺結婚定喺分開,香港人嘅愛情都喺紙紮嘅,用水一濕,一穿就破。就好似啱啱你話我好重要,下一秒就同人結婚。

 

你哭起來,但我無辦法再笑起來。

 

《三人遊》嗰句「有些話我選擇保持沉默/別把實話說破」直插我心。我在場都變得可有可無。今次旅行,你男朋友應該喺特登叫埋我去祝福你。

 

去完歐洲,我就真喺心死,無再聯絡。

 

我明白到成功需父幹呢嗰道理。

 

一八年中美貿易戰,香港經濟都喺未好過。我其實已經好上進,人工由初初八千五,加左一倍,變萬六。

 

今晚我幫人去山頂頂更。

 

太平山下無常事。世事就喺咁橋,我竟然喺巡邏嘅時候撞返你,旁邊多左一對孖生仔囡。呢度望到成嗰香港,我哋都喺站在同一空間,但有無同樣嘅情感?我有一刻想同你打招呼,但我無。

 

我心入面諗︰「唔通同你講︰不如今日都喺四人遊?」

  「今次仲去唔去歐洲?定喺去呢個私人住宅嘅歐洲小花園?」

 

如果可以,我想再一次四人遊。當時如果我再努力一點,喺張保仔洞再捉實你隻手,會唔會唔同左?

 

生活總喺陰差陽差,就好似我話想做警察,但喺我唔夠叻做唔到,最後做左保安,用另一嗰方式去維護呢嗰世界嘅秩序。

 

或者今晚我應該作返首一人遊。

 

 

(文章為港語學第三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