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獨闖荷蘭國家公園》

今日全力去位於荷蘭嘅高費呂韋國家公園內,一個叫庫勒穆勒博物館嘅梵高畫區。

 

呀!有好多梵高嘅作品!第一幅撼動我嘅係<盛開嘅桃樹,>,簡介話幅畫係獻畀已故嘅老師,原因係基於歡欣而唔係一啲嚴肅嘅話題。畫作富有生命力,喺側邊睇埋去會發現油彩好厚,整幅畫好立體。之後見到<有絲柏的道路>!其實我最鍾意梵高畫絲柏,好詭異,存在感好強,好似好赤裸咁觀察梵高。墨綠到黑嘅筆觸既短且粗,如火舌一樣步步進逼,每一劃都想要逃離畫紙,感覺好不安。但留意返夜空,一整片嘅藍讓人放鬆落嚟。黃色嘅線條慢慢有規律咁變成一個個漩渦同圓形,化為柔和嘅月光及星光,事實上狂亂嘅梵高心底都想得到平靜吧?而每當抬頭望向夜空,佢心情都會舒暢一啲嗎?另外亦欣賞到名畫<夜間咖啡館>及<向日葵>,一啲自畫像、人物畫、風景畫同靜物畫。梵高係一個好好學、好努力嘅人,佢視米勒為偶像,所以臨摹咗<播種者>好多次,收藏館內嘅係佢最鍾意嘅畫作。之後又睇到著名嘅<食薯者>,依幅有一個人背坐,另外有梵高練習5位主角嘅特寫,幾有趣。

 

庫勒慕勒仲收藏咗好多名畫,由印象派到當代嘅藝術品都有(再講我就露底牌),亦有好多雕塑,所以吸引好多人參觀,甚至有日本嘅公公婆婆組團嚟睇。之後發現戶外有個雕塑公園,維基話庫勒慕勒想反映出有關藝術、建築與自然共生嘅理念,所以藝術品建築物同花草樹林融洽咁放埋一齊。雖然叫公園,但懷疑有成個銅鑼灣咁大,甚至更大,職員需要踩單車巡視,你就知成件事有幾嚴重。事前無做功課,所以只跟路標指示走,居然發現Jean Dubuffet嘅Jardin d’email,可惜維修緊。時間無多,職員開始提醒遊客離開,因為有野生動物嘅關係,你唔小心遺留喺度,就可能見唔到翌日嘅日出。當職員見到我稍稍唔係向出口前進,都會提醒我走錯方向,可能佢感覺到我仲想周圍去同亂闖長命樓梯。佢踩紅色單車,我行路,傾偈得知佢好鍾意自己份工,佢話可以喺一個咁靚咁有藝術氣息咁自然嘅環境下工作,令人心曠神怡,希望將來我都搵到一份好鍾意嘅工作。

 

佢成功護送我返出口之後,見天未黑,就踩園內提供嘅白色單車去買手信。喺一個抬頭只見到樹葉,向前望只有樹幹嘅森林踩咗9分鐘之後,終於去到望得返天空嘅遊客中心,但畀我發現隔離有個關於地質學同生物學嘅博物館。佢有一個特色,佢無砍咗棵大樹,畀棵樹貫穿建築物,完美表現出公園想自然與建築物共生嘅概念,亦有好多資料同動物標本,可惜夠鐘閉館,所以返去手信店。

 

買完手信,全部都係買畀自己,哈哈。見天未黑(依句熟口熟面),就貪心去埋聖胡伯狩獵住宅,喺途中偶遇到一兩隻野生動物就更好。咁又開始踩單車,曾經有一段時間聞到好強烈嘅野獸氣味,但最後都緣慳一面。終於見到住宅了!住宅用料好樸實,但好有氣派,可能建築物嘅中間部分高咗出嚟吧。圍繞住宅走一圈,發現每個位置都有唔同嘅美景,正值黃昏,住宅有蔚藍漸變為橙紅色嘅天空做背景,有一大片森林包圍,屋前湖泊又映照返色彩鮮豔嘅夕陽,以及樹木翠綠嘅倒影。為仙境留下倩影,得返20分鐘趕去巴士站,但踩咗一陣單車,心諗咁遠望返去住宅會係咩光景呢?嘩,完全係一個世外桃源!掙扎咗一陣都係落車影低佢。

 

上返車又繼續快速死命踩單車,由森林踩到去沙丘(點解個變化會咁大),個天由藍色慢慢變成紅色,沙丘嗰條路踩咗勁耐都仲係得沙丘,又要望住太陽,曬得好辛苦,但踩到個天變黑,又好難搵路。當自己嘅gps愈嚟愈近巴士站嘅時候,見到單車停車場,心入面忍唔住講粗口!咁快手泊好架車跑出去,但趕得切嘅機會真係好渺茫,不過都無完全放棄。跑咗分幾鐘,真係頂唔順,揹背囊又長褲長羽絨褸,可能有人見我跑緊,預計我趕時間,就有架私家車駛埋身邊,問坐唔坐順風車,雖然佢話可以送我去更遠嘅地方,但坐陌生人嘅車太耐不免有危險,就婉拒咗。好快就到巴士站,架巴士仲喺度,真係好感激佢,所以就算落咗車都向佢揮咗一陣手多謝佢幫忙。

 

因為咁,我就好順利咁坐車返去宿舍附近,仲有時間食餐好慰勞一下自己添,完。

 

(文章為港語學第三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