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當窮遊人遇上窮國人》

阿爾巴尼亞,歐洲最窮嘅國家,當地人窮得嚟但又好和善。

 

呢個國家係我喺巴爾幹嘅第六站,由科索沃入首都地拉那。事前有晒心理準備,阿國交通係出名嘅,出名亂嘅。喺普里茲倫上咗架殘殘哋嘅錢七,東巴爾幹主要以呢類十幾座嘅小巴為交通工具。車身已經好火舞黃沙,好電影感。而避震同美食展個夾一樣,都係壞咗啊,扽足成程。司機自信手車辣過秋名山車神,掟彎掟到飄移咁,有幾次驚會飛落懸崖,心入面係咁叫媽媽咪呀。

 

坐車,係考驗大家信任嘅時刻。

 

幾個鐘嘅高山低谷之旅後,喺入城前嘅高速公路,架車停咗。啲人落晒車,我仲戇居居咁坐喺入面,以為係放風時間,直到司機同我講要轉車先知咩事。於是孭住大背囊,手攞行李袋,喺車來車往嘅馬路搭另一架小巴。

 

上到架車,嗚啊,真係喊三聲!烈日當空,陽光隔窗射入嚟,三十幾度嘅車廂,得車頂開咗細細嘅窗仔,其他就鎖死晒。一路體驗過山車嘅刺激,一路享受免費嘅桑拿,混雜絕望後便是「汗」水衍生出心碎,大汗耷細汗咁,呢啲咪叫青春囉。

 

入到城,用手機打開地圖睇。無論用咩程式,都睇到一個個巴士站嘅標誌圍滿成個城。密得好緊要,唔好講話主站,連市中心喺邊都見唔到。觀緊星嘅我,個刻諗起天王句「核心外圍係核心內圍」。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喺茫茫嘅標誌中,架車終於停低咗喺地圖上冇顯示係巴士站嘅巴士站度。

 

地拉那嘅巴士站多到數唔晒,多數又冇巴士牌,停車憑感覺,城內城外跨國嘅巴士站各據一方。但當地人就認為好有系統:巴士只開單一方向嘅循環線,南面嘅站絕對唔會有車去東面。大巴行得好慢,入唔到窄街,好冇效率;反而小巴細,流動性高,上落客夠快,所以當地先會咁多。

 

有日去首都附近嘅克魯亞古城。上車坐低後,啲人係咁望住我,不過都慣晒,自科索沃起,東巴人對亞洲面孔相當好奇,有試過俾人當係明星咁要求合照。車上好多都係老人,只識阿國語言或者俄文,但又對我好好奇,於是有個後生仔幫手翻譯。佢哋啲問題多過施政報告答問大會,由去邊度旅行、來自邊度、幾歲到結咗婚未,沒有問不到,只有想不到,見工嘅面試官都冇問得咁多。

 

後生仔同我講自己喺意大利讀工程,畢業後喺個邊返工賺錢,放假返嚟探屋企人。阿國嘅青年就算喺當地讀書幾叻,揾嘅錢都唔多,上唔到位,筍工俾權貴霸晒。所以有機會去外國浸鹹水,就盡量喺當地揾工,改善生活。

 

聽到呢度,真係好想喊:香港,亞洲金融中心,我哋面對嘅問題同歐洲最窮嘅國家一模一樣。

 

佢俾我嘅感覺好博學,知我會南下「千窗之城」培拉特後,就同我講座城嘅歷史,對鄂圖曼統治嘅歷史相當熟悉,仲清楚過谷歌大神。一路講一路自豪國家曾經嘅輝煌,睇得出佢仲好愛呢個地方。

 

首都交通真係會嚇你一跳。同樣,又要轉車。我要去山上嘅古城,但停喺山下嘅新城。佢就揾咗同車幾個都要上古城嘅阿姨,叫佢哋帶我去。冇幾耐架車到,啲人當係最後一艘方舟咁湧上去。嗰幾個阿姨俾我上車先,之後坐喺我附近,驚我唔知落車。佢哋唔識講英文,但我哋仍可以做手勢同身體語言簡單溝通。

 

司機副手開車冇耐就過嚟收錢,圍返都係港紙幾蚊,我執緊散紙出嚟時,佢哋二話不說咁幫我俾咗。我個樣完全係黑人問號,即刻俾返錢人。不停塞錢過去,佢哋不停推返嚟,大家好似玩黐手咁,最後都係唔收。摷勻成個背囊都冇咩嘢有紀念價值,只好送個掛咗喺背囊、有自己個姓嘅熊仔俾同行個細路仔,當係小小心意。

 

一齊落車,佢哋同我道別後就行返上古城,感覺好唔真實。阿國人出名窮,但可以無緣故嘅熱情,完全唔計較,好有趣。

 

做咗咁多年香港人,一毫都計到盡,專業過精算師,俾錢一個三唔識七嘅人搭車,傻的嗎?但去到好窮,真心對人而且淳樸嘅國家,自己就變成咗心靈上嘅大鄉里。任你走過幾多浮華大地,影過幾多靚景,一段時間後就煙消雲散,反而人與人之間互動嘅內心感受就好難遺忘。

 

阿國嘅交通,都係窮遊嘅一種體驗。雖然神奇頂級超卓得過份,但永遠越混亂嘅經歷,之後諗起就越特別。

 

去旅行,每件小事都可以觸碰到內心深處,要記住,世界有壞人,亦有好人。

 

(文章為港語學第三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