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初曉時份,我仍是睡眼惺忪,提著疲倦的身驅起床。梳洗後,穿上整齊的衣服,為了一星期的工作而努力。

 

千篇一律,我也是走地下鐵車廂的第一卡。每天也是一樣,我也只能慢慢地迫入車廂。作為打工仔,準時上班是必需的。所以早上九時,便是我們每天追趕著的時間。車廂很多人,我想舉起手提電話看一看也十分困難。二十多分鐘的車程,是我每天訓練忍耐力的最好功課。

 

到了中環站,所有人便匆忙地離開車廂。他們的步伐,教我不能慢下來。整個中環站,除了很多人在四圍穿插,便是被急促的腳步聲圍繞著。幸好,我仍有時間買到一份三文治。位於香港的商業地段,真的不能休閒地吃著早餐。

 

返到位,雖然背後是一個無敵的維港海景,只是想望多一眼,電話便立即響起,提醒我繁忙的一天便開始。我接了一個電話,望著電腦,雙手不停在鍵盤上打字。速度之快,我自己也感到自豪。在辦公時間,辦公室就像打仗般,各人集中精神,氣氛有點嚴肅。

 

到了午飯,也是我每天最懊惱的時間。無論是那一間食肆,一定擠滿了人,而且還有長長的人龍在排隊。就算入到去,也要在擠迫的環境裡,匆匆吃完便要離開。想起這個情景,我立即沒有胃口。工作忙碌,中午也想放鬆一。於是我買了一個飯盒,便在皇后像廣場的長椅慢慢享用。今天的天氣不算很熱,還有少許微風。我鬆開了領呔,稍作休息。身邊還有數個穿著整齊的上班族,提著飯盒在傾談著,有說有笑。做一個中環人,身份是否高尚一些呢?其實,我只是一個營營役役的打工仔。

 

中環,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每天早上,也充滿很多打光鮮,很專業形象的人士在四穿插。從早上到晚上,也有很多穿著西裝,急促的步伐,爭分奪秒。有時我會想,他們是否真的那麼忙碌?

 

午飯過後,回到公司當然繼續下半場的工作。我看一看手上的文件,再向鄰坐的同事打一個眼色。因為今天的下班時間,應該是晚上九時。辦公室的生活,看似不用日曬雨淋的辛苦,但每次面對死線的壓力,並不只限體力勞動的疲倦。

 

今天晚上,我和同事下班後到蘭桂芳消遣,其實不知道是吃晚飯,還是宵夜。我們坐在熟識的餐廳,四周仍有很多人在聊天。中環可以說是一個不夜城,從早到晚也是那麼熱鬧。我在沙發,聽著很柔和的音樂,一天的壓力頓然消失了。

 

慢慢地,我已經很習慣中環的生活。急促的生活節奏,為著生意要與時間競賽。到了晚上,工作過後又可以盡情玩樂。在這裡,我感受到甚麼是『Work Hard Play Hard』。我們要努力工作,也要努力玩耍。當然,這裡實在有很多很成功的人,教導我自己也要努力,不要把距離相差太遠。我很喜愛成為中環人,到了另外一區,可能我也不會很適應。只是,到了中午時份,我學懂去那裡吃午飯是最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