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情,唔一定係親情、友情、愛情……簡單嘅陌生人相遇,已經可以係一種緣份,然後引伸出一種「想人哋好」嘅情感,已經係人同人之間嘅「情」。

 

開始認識蘇杭街係我幾年前中環返工嗰陣時。公司雖然勉強算係金融核心地段,但實際上係俗稱中環尾上環頭嘅威靈頓街。

 

唔知你有冇試過晏晝時間嚟過中環?如果有,你應該感受過繁華商業區入面嗰種洶湧嘅午膳人潮,同埋嗰種嗱嗱聲上餐,急急腳食飽就要起身,務求追三轉翻檯率的怱忙午膳。仲有就係,中環食肆因為租金關係,價錢都比其他區貴!

 

於是乎,唔知邊一日開始,我哋養成咗行路去蘇杭街食晏嘅習慣。

 

蘇杭街比起皇后大道中唔算係一位大家閏秀,反而更似小家碧玉。無著名高聳嘅地標大樓、又無寬廣繁忙嘅馬路。有嘅,係十幾間分佈街上唔同位置嘅食肆:有中式、西式、日式……甚至乎東南亞菜式都有,而且價錢有平有貴。

 

最重要嘅係,我講嘅富有味道並唔係單單指食嗰方面、亦唔單係菜式嘅多樣性,而呢度好多店鋪都做咗一段長時間,比起商業區倒模出嚟嘅連鎖快餐店,確係多咗一份人情味。

 

蘇杭街入面有啲中式飯堂,多數都係兩餸飯,我哋最喜歡嘅就係坐呢啲熱鬧有趣嘅飯堂入面。呢度嘅食客,咩類型嘅人都有:有白領、附近店鋪職員、地盤工人、職業司機、專業人仕、普通街坊……都係飯堂裡面成日會遇到嘅人。

 

記得有一次因為天氣唔穩定,我哋食完飯後已經停咗雨,唔記得攞返擺一邊嘅長遮就走咗。我以為把遮一定搵唔返,點知過咗個幾星期,我哋再去幫襯嘅時候,落單個伙記竟然一見到我就同我講:「靚女,你上次漏咗把遮擺咗收銀度。」

 

「你咁都認得我?」我反問返佢,嗰時仲要只係我第二次幫襯佢哋。

 

呢啲可能就係老一輩人成日講嘅人情味掛。顧客同店鋪,唔係得一買一賣嘅關係,而係有一種人與人之間微妙的聯繫。

 

嗰次之後,我哋幫襯嘅次數多咗,慢慢同佢哋啲伙記熟咗。有時坐食堂,聽得最多嘅反而唔係伙記同食客啲對話,而是食客同食客之間嘅交流。

 

試過聽見一個律師度教街坊嘅孫仔做小學功課、運輸佬教個白領捽跌打酒嘅技巧、醫生同地盤工人度講馬經……或者你會覺得呢度啲人三山五嶽,龍蛇混雜,但係呢度,大家都無白領藍領、高尚職業定基層人仕嘅門戶之見。大家好自然咁有一種默契:唔會過問人哋嘅身份,只係知道大家都係食堂嘅客人。

 

我哋鐘意每日去蘇杭街食晏,食飽飯會襯有時間,就去附近行。由蘇杭街出發,可以直落皇后大道中及文咸東街繁盛嘅商業區,一行出去就係一條同時代接軌嘅電車路,兩間百貨公司、三大電器連鎖店、四大電訊商一應俱全。

 

如果想睇多啲中西區歷史風貌,行上樓梯街就可以輕易到達文武廟、嚤囉街呢啲古蹟文化地標。文武廟是求文昌嘅好地方,吸引咗好多為子女求學業嘅善信,縷縷香火,唔多唔少都洗滌咗啲俗世煩惱。

 

嚤囉街就由以前嘅繁榮歸於寧靜,但仲有一啲賣二手古物嘅店鋪留守。店主好似博物館咁展覽貨品。如果搵到志同道合嘅人,就算你只係齋睇唔買,佢哋都好鐘意捉住你講古董經。

 

樓梯街度遊走,每行上一級樓梯,就好似時光隧道咁倒帶一年,一直倒帶返去數十年前嘅香港。

 

嚤囉街走入荷李活道,新開嘅咖啡店、甜品店有如雨後春荀,食飽飯仲有餘力嘅可以喺度買啲甜食。轉上去鴨巴甸街就是近幾年新興嘅文青重鎮:元創坊所在,係一個吸收文藝氣息的小堡壘。

 

如果唔好西式甜品,可以考慮行去荷李活道同卑利街交界嘅公利竹蔗水喝杯透心涼的蔗水下火。一場行到呢度,又可以順便走上半山扶手電梯,有部公共運輸特惠站,食飯時間唔難見到一大班打工仔度排隊「卡」,話哂依家車費咁貴,打工仔當然慳得就慳。

 

中上環每走過一個地方,就好似返咗母校嗰校園咁,老師、校役、教務職員……對人嘅態度都好似全部自己人咁樣。周圍都充滿生命力,同埋呢啲生命嘅躍動又會同呢個空間裡面嘅其他生命互相碰撞。

 

好似飯堂個收銀霞姐話齋:「大家同檯食飯,都係一種緣份。所謂人情味,咪就係『想人哋好』四隻大字咁簡單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