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西區扮完工,離開時我看了一手錶,時間尚早,不如去看海。無目的放空,任由可納百川大海沖走悶熱同鬱結,簡直係香港人久違奢侈。

 

慢慢行落石山街長樓梯,我忍唔住伸手撫摸涼浸浸石牆,想像現代發展都無法磨滅歷史痕跡,完全沉醉呢份港式典雅。到石級底再往上望,又係另一幅罕有景象。我差啲以為自己穿越去邊一國藝術村,畢竟香港好少可會有完美融合街景同社區參與設計,凹凸不平表面繪上散發童心繽紛色彩,映襯住後面老舊街燈同小拱門,真可愛,總會令人隨之會心一笑,尤其是早就遺忘點樣欣賞身邊事物大人。

 

一直向外行,就到打卡勝地嘅-海旁。堅尼地城海係獨特,明明沿住東區走廊都見到維港係帶點灰綠,但一到西區就會突然間變成深邃藍,係只會屬於海洋自然冷色。有陽光陣,海面就會一閃一閃,好似小星星咁,低調而耀眼,好想撈起觸碰再據為己有。加上一望無際海平線,間中有幾艘船徐徐駛過,海鷗白鴿緩緩飛過,微風又輕輕吹過,我彷如置身一片與世隔絕淨土,恬靜淡然,遠離俗世煩囂。可能你覺得我吹大,但我真係好羨慕本區居民,生活得天獨厚小區,一落樓行幾步就可以飽覽如畫般壯麗景色,午後無事無幹就可以出曬下太陽,釣魚過癮,發呆攤唞吓,簡單日常原來都可以咁幸福。

 

但係我仍然唔滿足,抬頭見是日天朗氣清,於是決定搏一鋪,再一路向西,行到唞晒 大氣,大汗疊細汗,都要去最出名泳棚睇日落。

 

「呀妹,呢邊呀。」可能見我烚咁搵緊路,著住白背心直間褲做緊體操呀叔大叫。我目測佢已過花甲之年,但老當益壯,聲如洪鐘,一身性感古銅膚色,仲有住後生仔最羨慕大隻佬身形,一舊贅肉都搵唔到,似乎係每日游水鍛鍊有功。

 

「你又知我要去邊?」我挑機問。

 

呀叔嘴角一歪恥笑:「挑,咪玩啦,呀叔西環打躉幾廿年,到游水女個陣你都未呀媽個肚到啦。行快兩步啦呀妹,而家天色最靚呀喂。」

 

我笑住用手握拳,以示晚輩失敬,就三步拼兩步咁跑到岸邊。好彩唔算人逼人,但三百幾度無敵大海景打卡位依然大排長龍,咁又係,最柔和自然女神光,配埋身後呢片金光閃閃橙海簡直無得輸,呃到上百個讚。我一個毒撚就咪搞呢啲野啦,盞笑大人個口,更何況以我觀賞日落多年經驗,今日畫面將會十分高質,我實在連一秒都唔想分心而錯過。呢個變幻無窮神奇時分,海面正中央開始出現一道映照而成光芒,隨住懸日漸沉而改變位置同深淺,條告別白晝道路。太陽逐漸由刺眼火球化身成一個深橙完整鹹蛋黃,呢個係全日唯一可以直視太陽珍貴時刻,更加可能係轉瞬即逝,隨時比飄過雲霞遮蓋,所以難得黎到香港數一數二觀賞處,一定要金睛火眼望實。我自動過濾哂不相干人,眼中只有樹枝間透落重重光影,有如置身唯美電影中。

 

一個人都可以盡興,我比呢個隱世秘境美感動到如痴如醉之際,《堅尼地半日遊》前面有個鬼佬已經校好哂角度,揸支大炮影晒相,得閒無事就過黎搭訕。佢浸過幾年,一口流利中文,仲話自己專登上網睇遊記,做足功課先識呢到,真識貨。佢問我可唔可以帶佢去玩,一講完,太陽就一息間沉下去,無影無蹤,剩下餘暉。

 

我內心惋惜,嘆口氣。

「好呀,我地去石牆樹行?」唔知入夜後西環,會唔會浪漫得更不真實?